羽帷 PRO

羽帷 PRO

_(┐「ε:)_吾心吾行澄明如鏡 所作所為皆為正義
喔,還有,我是廢物一枚,而且是師哥
來自 🇭🇰 性別:多元 註冊於2020年06月
精選創作 - 共 1 份

72則
發佈貼文
570個
收到讚數
4,620次
共被瀏覽

無名旅者#6
*拍撻*卡啦 「在林中飛躍著,從一棵樹跳到另一棵樹,風吹著我的皮毛,真的好爽啊!」 「看來你真的很喜歡furry型態呢www」 「真的,我真的很喜歡」 「我好久沒有看到你這樣了,你自從隱居後,整個人都變得開朗了,你現在也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 他變回人類,凝視著 「這裏是林森的最高處⋯景色真的好棒,不如把基地移到這裏?」 「好啊,我沒甚麼意見」 「但基地可是你的一部份,我當然要問你意見」 「有你這個老爸我真的很不幸,但同時也很幸運」 「不幸的是,我要見證和幫助你打打殺殺,而且很常令我擔心。幸運的是,你是個最棒的老爸,你很尊重我,也很通融,你甚至為了我做了這麼多東西,甚至完成了讓生物意識化為電腦數據的創舉⋯⋯」 「別忘記,我欠你的比你欠我的更多,不要自責和給自己太多壓力」 「你是最好的爸爸」 「你是最好的女兒」 [][][][][][][][][][][][][][][][][][][][][][][][][] 《紙本筆紀》 我其實已經完成了我制做女兒身體的藍圖,只是我還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做出來,如果要收集材料的話,就會回到以前那種生活⋯⋯而且我也擔心她會適應不了,畢竟她是以目前的這種形式長大成人⋯⋯也許該找一天和他好好地談談。 [][][][][][][][][][][][][][][][][][][][][][][][][] 話說回來,散步後{原來在樹間飛躍收散步}先把我創造的文明再說一下,我一開始試著學傳說中的那些神,但結果就是瘋狂的崇拜、他們說著我根本沒有說過的話,利用我的名義進行各種可怕的事情⋯⋯需要是在預料之中,但親身經歷還是非常震撼。 於是我決定直接跳到拓荒時代,各種種族問題層出不窮、有錢人壓榨勞工、盜賊橫行⋯⋯,實在有夠討厭。 不過人性光輝還是有的,行俠仗義、申冤維權、反抗暴行⋯⋯ 我簡直就是體驗了一次人類歷史,而我當然的,住在偏荒的森林小屋中{你真住在偏荒的森林小屋中捏}隨著我所在的國家被獨裁軍[]佔領,開始越來越多人逃我這裏來,加上我私下偷用神力保護在我這裏的民眾,令我這裏慢慢地成為反抗軍的總部。 大家都挺喜歡我的,而當然在我一直偷用神力在關鍵時刻幫助他們,令反抗軍在一年內成功重新得到家園。 {還有一件重要的事你沒有提起} 「⋯⋯⋯你說得對,我該面對」 「你知道就好,別以為那時我年紀還小我就不記得媽媽在走前說過甚麼」 「他希望我⋯」 「不要孤單度過餘生」 「但⋯⋯」 「但你都在做完全相反的事,現在有機會了,為甚麼不把握」 「我⋯⋯也許是時候放下了⋯⋯」 「不要令我失望」
無名旅者#5
「神到底是還未歸來,還是害怕他的創造而躲了起來?」 對我這神來說是後者。 在這裏過了沒幾天,但我在我創造的那已經待了一大段時間。 在我去到我的宇宙後,那裏就和其他宇宙一樣,恆星、行星、衞星、小行星⋯⋯我是那裏的神,我當然知曉那裏的一切。 沒有生命,只有各種元素,我想了想,決定像神一樣創做生命。 找了個不錯的地方,修整了一下行星,接下果就把幾種微生物扔到行星上,之後就是相對論之類的。 總之我把自己的事間加速了,然後看到千奇百的生物,之後我「稍微」地干預了一下,目的就是令這裏的各種東西更像地球。 之後類似恐龍的生物出現,就證明了我成功了。 然後我又「稍微」地干預了一下,目的是為了就是⋯為了那⋯嗯⋯{為了讓furry出現(=^▽^)σ} 「對⋯對⋯對,就是這樣*咳」 {老爸你害羞的樣子真可愛www} 唔⋯總之furry文明誕生了,為了方便溝通和確保他們能夠存續,我就教了他們英文。 之後我就又快轉了一下,看到大型文明出現的確很有成功感⋯為了我能混入其中⋯於是⋯⋯不如由妳來說吧orz{於是你把自己的身體改做了,令自己可以變成furry} {(*´∇`*)老爸的真的是⋯很可愛捏(?} 對啦總之之後我就開始在那個星球裏生活然後發現他們都在重複人類的歷史發展而根據他們的科技水平推測他們剛進入鐵器時代{你冷靜一下www你一緊張就不會用標點符號} 「也是,雖然沒有人看著,但⋯⋯還是好害羞」 「我陪你去散步一下?」 「你這麼貼心⋯你令我想起你媽了⋯⋯對了,你的便攜裝置我放到那裏去了? 「我掃描看看⋯⋯為甚麼會在冰箱裏?(๑•ૅㅁ•๑ )」 「我也不知道www可能是某天隨手放到那裏」
無名旅者#2
無名旅者#1
所有人都稱我為英雄,可我其實只是一個在復仇的可憐大叔。直到現在,我仍記得非常清楚我身邊所愛的人是怎樣被他們所殺。 二十年前,在宇宙深處有一般極其龐大的能量爆發了,影響了這個宇宙的時空。大量高低次元交錯的裂溝或是遺反本宇宙物理定律的異常區域出現在宇宙各種地方,來自其他宇宙的事物出現在裂溝和異常區域,而且在蔓延。 地球也不例外地被那些事物入侵了,會稱其為「事物」是因為異常區域帶來的甚麼都有。上至一整個文明,下至一小塊餅乾。 而在這十幾年來,我一直都在消滅這些異常。清理完地球後,我杖著英雄的身份,搞來了一台有著人類極限的科技的太空船,誓前往原頭——那個能量爆發的中心。 每天進行數十次的光速躍遷,停在那顆星球就在那顆星球清理異常,慢慢的,我的裝備越來越好。但我乃不知道靠我這樣的裝備能不能面對裏面的東西,畢竟那可是完全的未知⋯⋯ 我抬頭看著那變幻無窮的奇點——那個源頭。 「那奇點是屬於我們的」 「不,那會是我們的」 「你們都沒有可能得到那個奇點」 我就知道⋯奇點除了帶來混亂,也帶來了利益,可想而知一定會有人跟蹤我這唯一有能力找到奇點的人。 我一言不發,瞬間拔出在腰間的能量炮,直接突襲轟掉了一整隊人 「這把炮最強輸出為恆星級,因為我忙記充電所以目前只能射一發巡航艦級的,但這也夠滅掉一整隊人了」 「那這又怎樣!」 只見那個不知道是誰和他的隊員拿出全副武裝,各種光束往我襲,來我站在原地不動把光束的能量都吸收了 「那⋯那有可能⋯⋯」 「你認真?對付全宇宙最強的人你都不做資料蒐集?還有,這東西還你」 我把一個小光點拋給他 「這是⋯?」 「你剛剛射出來的能量,我把它們都壓縮了」 **轟** 又一隊人沒了 「既然能量武器不行,那就嘗嘗實彈吧!」 鑚石子彈閃爍不停地打到我身上 「這令我想起了淋雨」 我拔出了武士刀,隨便地偏轉了幾顆子彈射死了幾個家伙 「喝呀啊啊呀」 剩餘的一人拿著配劍失去理智地衝過來,我向前一砍,他用劍格擋,但被我砍斷了,他的右臂也順便被砍斷 「好煩」 我把劍插進他身體並扭動,一個能量爆發把他轟不見了。 「終於可以繼續了」 我走進奇點,失去意識
既然找不到那就自己寫( *`ω´) #2
「別再裝啦~」 「⋯⋯」 只見系仙被一位學長逼近牆角。我原本想找系仙一起到處走走,結果就看到這畫面了。 「我看到你昨天獨自走到『打炮室』去了,怕你不是在那邊自慰,不想我說出去的話那就⋯服務我一下」 學長意圖把手伸去摸系仙,但被手卻系仙緊緊捉著,沒法再向前移動。 「我忍你很久了」 系仙用力一提膝蓋精準地命中了學長的下體,然後她再以極快的速度抓住了學長的的頭,並用力把頭推到地上,隨「咯」的一聲血流出來了。我呆站在原地,系仙抬頭時和我四目相投。 「嚇到你了,抱歉」 「先趕快叫人來!不然的話他涼了,妳也涼了!」 我心急地叫道 「你說得對」我們趕快地把人渣學長帶去醫務室,以摔下樓梯為由解釋了那慘況。 我們一起地走著。 「你⋯剛剛是在關心我嗎?」 「嗯,很難得才交到朋友」 「正常人都會逃走吧」 系仙笑道。 「我很珍惜你,畢竟你是我過了這麼久才終於找到的朋友」 我看著地上,害羞地說道 「我也是」 我們拖著對方的手⋯⋯ 女生間互相拖手很常見吧?可是我總覺得我們這拖手不太普通。當晩我在床上久久無法入眠,有一種無法言喻感覺在我心中湧動。 接下來幾天我們都在一起聊天、做功課,過得很充實,幸好那個學長「摔」到失憶了。直到今天,事情改變了。 「科伊!」 「嗨,仙」 「我找到好地方了,放學跟我過來」 「好呀」 在放學後,科伊帶我到學校因土地糾紛而荒廢的花園,那裡雜草叢生,彷彿去到另一個世界。 「這邊這邊」 我跟著仙系在灌木叢裏穿梭,慢慢地,開始有人造的痕跡,接著我們跟著一條路線匍匐前進,路線的泥土就像土台一樣壓平了,而且路線的泥土很明顯地和普通的不一樣;乾爽無味,我們的衣服完全沒有變髒,加上周圍都種著驅蟲植物,所以一點噁心的蟲子都沒有出現。過了一會兒,我們終於到達目的地了,這裡是一個由攀藤植物交織而成的圓拱小屋,大小適中、陽光從葉間穿透、温度涼快、加上驅蟲植物的香氣,這裏簡直就是避暑聖地! 「以後我們就能在這邊待了,不用再怕被發現」 「你們怎麼找到這裏的?」 一把男聲打斷了我們的聊天,只見一個男生蹲在入口 「為甚麼會有人!你不是說這地方是妳弄的嗎?」 我緊張地說到 「我是說我找到的,我並不知道這地方是誰弄的!」 系仙回道 「其實你們要用也不是問題,只是不要和我用的時間相撞就可以了」 「所以這是妳弄的?」 系仙問 「不是,這地方在花園荒廢沒多久就已經被弄出來了,至於是誰弄的我也不知道,因為我是這裏的接手人,在接手人之中有一個規矩,就是要傳位給找到這裏的人,所以你們想當接手人嗎?」 男子解釋 「是她找到這裏的,我們不是一起找到的」 我道 「好的!我會好好打理的!」 「妳可答應得真快呢」 我笑道 那男子離開之後我們就一直在商量到底要怎樣打理這個地方,看着系仙活潑的樣子我感到非常的快樂,在我們相遇之後大家都往好的方向改變了不少,而我慢的對她有了一種感覺。我一直都不想承認,在我在床上翻來覆去地想著,這肯定是那個沒錯了,我 喜 歡 上 她 了!
既然找不到那就自己寫( *`ω´) #1
我是科伊,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初中生,但有一個人令我變得特別,有一個人能讓我為她而活,這一切都要從上星期說起。 「呼⋯又開學了」 我現在從國一升到國二了,我也習慣國中的生活了。我一如既往的低著頭走到捷運站,身邊的人形形色色的人,但大家都非常統一地看著手機。我也不例外,看著以前小學的朋友在IG上的各種照(騙)片清一色都是中二病手機遮臉照,看得我有點反感。 滑著滑著就到站了,我帶上耳機,聽著電子搖滾樂,盡管已經開到最大聲了,但還是遮不過旁人聊天的聲。朋友、情侶、家人⋯⋯幾乎每人都成雙成對,享受著彼此相處的時間。我一直是一個異類,父母一直都對我很好,不會勉強我去做事情,對我的要求不高;可是都給自己很大壓力,我總覺得不做出甚麼成績會辜負了父母的好。身邊的同學也總會排擠我,我喜歡的事物和想法一直都和同齡人不同,小時同性都玩編橡皮繩,但我受到爸爸影響,很喜歡拼模型,男同學都覺得我很酷,可是他們對模型的認知僅止於「玩具」令我不喜歡和他們溝通⋯⋯等等。就這樣,我小學就這樣被排擠了。 上到國中我以為情況會改善,畢竟年紀大的人會比較成熟⋯對吧?結果沒有,身邊的人都比以前小學的同學更差,他們不止是排擠,而是霸凌。我忍受了整個國一,終於升到國二,希望同學的調換能為我帶來改變。 班主任走入班房,身邊的同學安靜下來,接下來是俗套的自我介紹,由老師開始,在順學號下去。輪到我了,我一直在想,我到底該介紹真實的自己,還是編個和大家都差不多的興趣⋯果然,我還是無法自欺欺人。 「我叫科伊,24號,喜歡做的事是拼模型、喜歡聽的歌是電子搖滾樂。」我照着老師規定的格式介紹了自己。我看着眾多,有一些開始在議論紛紛,霸凌多數是由這些人帶頭、有些人則一直和舊相識聊天,通常是這種人擴大霸凌、有些人事不關己做着自己的事,通常是這種人助長霸凌。 我又和以往一樣渡過一天,他們都以為自己說話很小聲,但其實他們說什麼我都聽一清二楚,就是取笑我是怪咖。我都己經麻痹了,只希望不要演變成霸凌。我父母都很希望我能有一些正常社交,但那是不可能的,於是為了不讓他們擔心我的社交,我都會在學校多留久些再走,而我喜歡一個人在隱蔽的地方做好功課溫好習。我通常會走到副禮堂並坐在舞台上面的燈架。會有些時候會驚嘆我學校真有錢,竟然有兩個禮堂,一大一小,而小的副禮堂基本上是不會有人用的,雖然名叫禮堂,但實際上就是健身室,擺滿了各種老舊破爛的健身器材,正因如此沒有人想使用。只在偶然會有一些情侶在這裏做些不可名狀的事。 「唷,很危險,快下來」 一把聲音從下面傳上來 「你是系仙對不對,早上有聽到你的自我介紹」 「嗯,19號」 「我很好,沒問題的」 此時我只想打發她走 但突然一對情侶走入來 「快!爬那邊的鐵梯上來!」 沒想到她沒有質疑我就爬上來了 「幹嗎要我爬上來?」 「來得這裏的情侶多數都是來打炮的」 「那地點選得不錯」 我很小聲地笑了一下 的確啦,這裏是全校最隱密的地方」 我已經很久沒覺得有人陪伴是這麼開心的 於是下面在嗯嗯啊啊時,我們就討論著功課,聊著天渡過了今天的下午。 在那對情侶走了以後,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和她各行各路、各回各家。 「感覺好充實」 我喃喃自語,我不想平時一樣看著手機或是聽著歌,我環望四周⋯夕陽,看到膩的景色,網上都一堆偽文青拍的夕陽照片;路人都是一些賣完菜的大嬸,聊著在網上看到的(假)知識;四處橫衝直撞的小屁孩⋯⋯不過今天總覺得這些東西沒平常那麼討厭,大概是心情好吧!回到家後,又是爸媽的日常問候: 「今天怎樣?」 「不錯」 「那和朋友一起怎樣?」 「不錯,一起聊了一下」 「喔!你終於不是機械式回答了!」 「蛤」 「平常我問你,你都『不錯』地機械式回答」 我爸用搞怪的機器人聲音不斷地重複說著「不錯」,我打了個哈哈就去洗澡了。我洗澡時一直地在回想思考,我真的都太敷衍我的家人了,在學校對著煩人的同學敷衍是最好的辨法,但當我每天都不停地這樣做,自然就會成了一種習慣,我想我除了把家校分明之外,也該審視一下身邊的人,畢竟我都遇上系仙了。

[DEBUG]

本網站為線上梗圖製作技術平台,僅提供圖片編輯技術,並不提供圖片與文字內容。所有圖片與文字均由網友提供,本站無法即時審查網友上傳內容。有發現任何問題請聯絡站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