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毓靈 🇹🇼  ·  2個月前
C-980423個人記錄-8(下篇)
「我原本是個特警,娶了個美麗的老婆,生了五個乖巧的小孩,平常工作頂多 就是抓抓人,反正不比現在危險就是。」阿傑這麼說 「原本想著就過著這樣的生活,某天老死在我家後花園,但那天,一切都變了⋯⋯ 那天,處理完一個案子,長官放了我和某個同事幾天假,那個同事拉我去喝酒慶祝,我便忍不住多喝了兩杯。 走進家門前我原本還想著要帶老婆和小孩一起去住個飯店,沒想到⋯⋯ 我一拉開門,看到的不是期望中,老婆帶著笑容和剛懷孕還不算大的肚子,邊歡迎我回來,邊叫五個孩子趕快去吃飯的畫面,而是血肉模糊,彷彿被重物壓過一般,已經分不清楚誰是誰的屍體……」他說到這裡,我才驚覺,前面的輕鬆語氣其實只是他裝出來的,其實這件事在他心裡,依然造成很大的創傷。 「我很愧疚,要是那時候我沒有陪同事多喝了兩杯,我們就會一起被殺死了,我是個渣男,是個儒夫,丟下她們幾個自己獨活。我本想從三樓跳下去陪她們一起去幽冥司,但是站在陽台上,我忽然想到,我死了,誰來給她們報仇? 於是我強忍心中的悲痛,睡在那張再也不會有小孩踢到我的床上,度過了那一夜 隔日,我向長官報告了夜裡的事,並表示想去追尋兇手,必須離職,長官同意了我的請求,但要求我再留幾天,趁著這幾天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助我。 我請了一個驗屍的同事來我家,他仔細觀察了一下告訴我:『我現在要講的是機密資訊,請你找個絕對不會有其他人聽到談話內容的地方。』 他告訴我,其實他是基金會內部的員工,是外派來這裡,尋找一隻逃脫到這附近的SCP的,而今天這個傷,他認為是SCP幹的好事。他說,基金會的目標是拯救全人類,我認為這也符合我的理念,畢竟特警也算是拯救全人類的職業其中之一,不是嗎? 於是我在他的介紹之下,進入了基金會,成為了一名C級員工,入會沒幾天,我就和那名同事一起捕獲了逃脫到這附近的那隻SCP,只可惜,不是殺死她們的那一隻。又過了幾年,在一次任務中,連那個同事也被殺了,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災星?為何在我身邊的家人,甚至朋友,都會被殺掉? 經過那次任務,更加奠定了我復仇的決心。」阿傑說著,手不自覺的握拳 我邊思索著該如何安慰他,邊想著,經歷這樣悲劇的人,究竟還有多少? 待續——
鞏毓靈 🇹🇼  ·  2個月前
C-980423個人記錄-8(上篇)
在去找26969的路上,因為太過無聊,我與阿傑便開始聊天 「阿傑。」 「怎麼了?」 「我想知道⋯⋯你當初是為什麼會進入SCP基金會 當然,如果你不想說也沒關係。」 阿傑看著我思考,並露出壞壞的笑容 「那妳先說。」 切!我就知道這個傢伙不會那麼好心,什麼都不問就把事情都告訴我。 我慢慢回想起那段過往,我加入基金會的起因⋯⋯ 「那時候⋯⋯ 我的爸爸在我小的時候便過世了,但是他留下了一筆遺產給我們,再加上鄰居們也很照顧我和媽媽,因此生活過得還不錯。 但悲劇從那天開始。 某日,一位鄰居招待我們吃飯,吃飽飯後鄰居先回去了,但我和媽媽因為怕變胖,便先去附近一個靠近森林的公園散步。 唉⋯⋯倘若那時直接回去,或許現在天地間又是另一副光景吧…… 散步散著散著,突然草叢裡傳來沙沙聲響,但我們只以為是普通的小動物。 突然,一頭形似蟋蜴的生物從草叢中竄出,憑著它的利爪與尖牙,一下子就將我媽媽殺死了。 一下子,天地間風雲變色,甚至開始顛倒起來。 等我恢復神智時,手上已拿著一根染血的樹枝,而那頭巨獸雖已滿身是血,卻仍想往我的方向爬過來,生命力頗為頑強。 一股股血腥味撲鼻而來,是我的血?是它的血?是媽媽的血?⋯⋯ 亦或三者皆有? 一位身上穿著防護衣的大人將我抱起,用強力水柱沖洗乾淨 衣服,是可以洗乾淨的,身體,也是可以沖乾淨的;唯獨記憶,成了我心上的一道疤,就算用世界上最強的洗潔液也洗不掉。 沖完身體後,那個大人告訴我一些事,腦袋渾渾噩噩聽不太清楚,只聽到他們好像是收容一些奇怪東西的基金會,剛才攻擊我和媽媽的生物被他們稱做SCP-682;我知道了他們太多的事情,不想被殺人滅口就得入會。 我當時眼角餘光看著那個傢伙……,不,應該說是SCP-682被抓進他們所謂的『收容箱』,邊迷迷糊糊的答應下來。 我被682襲擊時是7歲,現在是23歲,23-7=16。整整16年,我都在接受基金會的訓練、獵捕SCP。 我的夙願只有一個,就是將所有SCP都抓起來,為媽媽報仇。」 說完這段過往,我發現自己哭了,眼淚順著手臂滑到緊握的拳頭上。 「妳講完了,那麼也該換我說了。」——阿傑用故做輕鬆的口氣這麼說 (請期待下半篇)
鞏毓靈 🇹🇼  ·  2個月前
C-980423個人記錄-7
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同時26969換上了一副道別的表情 「你們很有趣,我原本還想和你們再多待一會兒,可惜,我現在有些事情,再見啦……」 26969突然躍起,我想抓住它,但它上升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對了,就送你們一個道別的禮物吧~」26969邊說著邊拿出一罐裝著藥水的噴瓶,往我這邊噴灑而來 哼,想用藥水搞我? 我可是有喝「初級異常效果抵抗藥水」的! 初級異常效果抵抗藥水是基金會為了防止一些SCP帶來的異常效果防礙到收容行動而研發出的一款藥水,是非常實用的好東西!(雖然其實還有更高階的藥水,不過因為喝太高階的異常效果抵抗藥水也會影響到其它藥水的效力所以我沒喝) 只要別遇到某些藥水就沒問題……了 贛!這個味道……是偽裝藥水! 偽裝藥水是為了獵捕一些群居形的SCP而研發的其中一款藥水,可以偽裝成任何一隻已經發現的SCP的樣子,包括外型,能力都能完美復製。 我以前為了獵捕一群SCP,也使用過這個藥水。 很不巧,這個藥水的效果剛好就是初級異常效果抵抗藥水無法抵抗的效果之一 一股窒息感伴隨著藥水的效果衝進我的身體 眼前都是煙霧,待煙霧散去時我連忙檢查我的身體 嗯……手和腳都還在,而且也沒有長什麼奇怪的東西,代表我現在的外表應該是一隻人形SCP。但畢竟自己看還是不準,於是我轉頭打算詢問阿傑,卻發現他的下巴已經掉到地上了。我無語的走向他幫他把下巴裝回去,他則無語的拿出一面鏡子。 鏡前的人是我,鏡中倒映之人卻是SCP-26969 贛———! 稍微冷靜下來後,我開始思索。 我好像明白26969想做什麼了 它想讓我成為它的代罪羔羊 這裡沒有監視器,除了我與阿傑沒有人知道我是鞏毓靈 於是我便會被當成逃脫的SCP-26969,然後抓回去收容間 我才不會讓你稱心如意!——說是這樣說啦,但現在我連要怎麼做都沒有半點頭緒 可惡!
SCP基金會繁中分部(SCP-ZH-TR)
  加入部落
建立日期:2021年08月11日
SCP基金會繁中分部(SCP-ZH-TR)
這裡是SCP基金會繁中分部,是SCP基金會的粉絲可以分享文章的地方,不是跟SCP有關的不要發在這裡,請發在輕鬆閒聊區,如果要發18+的東西請去秋名山,謝謝您的合作
---------------------------------------------
這個Site由SCP-ZH-TR分部(繁中分部)管理
部落使用語言:繁體中文(台灣正體)
部落設籍:中華民國(台灣)
---------------------------------------------
建議使用者國籍:
中華民國(台灣)
香港(中國特別行政區)
澳門(中國特別行政區)
馬來西亞
新加坡
---------------------------------------------
歡迎想測試自己對SCP基金會瞭解程度的部落成員填寫試卷(問題很簡單) / 語言:繁體中文(台灣正體)
https://forms.gle/xVZ43cpCuYqXnmvy5
---------------------------------------------
相關網站:
SCP基金會繁中分部網址:http://scp-zh-tr.wikidot.com/
SCP基金會英文總部網址:http://scp-wiki.wikidot.com/
SCP基金會國際英文翻譯站網址:http://scp-int.wikidot.com/
---------------------------------------------
姊妹部落(後輩):
https://memes.tw/t/wanderers_ZH_TR
---------------------------------------------
部落主題專欄:
https://memes.tw/t/SCP_ZH_TR_Themecolumn
---------------------------------------------
部落發文守則:
https://reurl.cc/rgyA6Z
---------------------------------------------
如果對這個部落有疑問的歡迎寄信給我喔~
管理員的電子郵件地址:[email protected]
服務時間:周末10:00~20:00(不含國定例假日)
建立日期:2021年08月11日

[DEBUG]

本網站為線上梗圖製作技術平台,僅提供圖片編輯技術,並不提供圖片與文字內容。所有圖片與文字均由網友提供,本站無法即時審查網友上傳內容。有發現任何問題請聯絡站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