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毓靈

讀取中... 檢舉
愛玩食物語和光遇的學生一枚
最近沒什麼靈感會比較少更
能用電腦的時間約在早上六點~六點半
以及下午
—————————————————————
交友資訊:
食物語:S3 鞏毓靈
scratch:syes104071(歡迎追蹤!)
梗圖倉庫:你現在不就在看了嗎?
Gmail:[email protected]
DC:鞏毓靈#0114
—————————————————————
小說嚴重中毒者
現在正在看「小書痴的下剋上」、「天耀王朝那些年」
—————————————————————
寫作DALAO:
知閒言炎
佰剪一
幻楓
Bis
傲匈Rowzka
至於本人?一個有想法但就是很難擠出來的廢人
—————————————————————
成績中等,如果你是學霸我就是學罷OUO
登入次數:250
來自 🇹🇼 性別:女生 註冊於2021年06月

231則
發佈貼文
1,272個
收到讚數
24,110次
共被瀏覽

馬朵莉德的傳說-熾熱迷宮(上)
「請所有接取了期中懸賞的學生至學校中塔一樓集合,通過學校的傳送陣統一前往現場。」 在接到這樣的通知前,我正在圖書館請求提朵小姐讓我將提塔萊林帶出館外,她爽快的答應了。隨後我便帶上一條小龍,與龍星一起前往中塔。我小心的把提塔萊林整理好,偽裝成服飾的一部分。 天空依然清澈,高塔依然潔白如璧。湛藍的魔法陣亮起,毫不挽留的將我們送到了那個迷宮的入口,只是出了個小問題。 說不定是魔法陣與神的魔力有所衝突,提塔萊林那改變型態的偽裝就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我與一人一龍彼此相看,最後,龍星膽怯的開口:「這、這是⋯⋯?」 我再度與提塔萊林對看,看來是瞞不住了。只見他花了一大把時間向龍星解釋和要求她保密,而我則站在一旁的樹蔭下。我原本以為,這座迷宮會位於沙漠裡,想不到竟然是在一個地下城中。入口周圍的環境十分幽雅,假如地下城不那麼危險這裡應該會成為一處旅遊勝地吧。 突然,一隻白晢的手在我面前晃了晃。原來他們已經談論完了,看著龍星的臉色,她似乎意外的能接受這一堆突如其來的事情。於是我們開始往地下城前進,走了不久,溫度突然飆升,起初我還以為是錯覺,但又過了幾秒鐘傳來不知是誰的慘叫,往旁邊一看,提塔萊林一副十分狼狽的樣子,就在我還在思考為什麼會這樣時⋯⋯ 「喂!我可是本書啊!我不耐火的!」 我立刻驚醒,連忙帶著他們撤退到城外。後來我又用腳試探了幾次,發現似乎一到某條線後,溫度就會直接形成一個斷層。在學校的課程中會提到熱空氣會往冷的地方流動,兩邊溫度最後會變得差不多。但這個地方顯然完全違反了這些規則,那條線後炙熱的空氣,完全沒有任何一點滲透到外面來,估計—— 「這是個結界。」我們同時脫口而出,然後又互相看著對方。 「而且是個神所釋放的結界,只有神才有逆轉天地理論的能力。」提塔萊林補充道。 「那麼現在怎麼辦?你要自己飛回去嗎?」 「不用這麼麻煩,我已經在那邊設好傳送陣了。可是我不在的話,妳們怎麼辦呢?」 我仔細思考一會,在禁忌之地時的那頭狼應該是護石神使,祂的實力確實非常強大,還是靠艾卡—也是另一個神—的力量才擊敗的。如果護石神使的實力都差不多,我們確實沒有多少勝算。 但是,我也不能讓他遭逢危險。先不論感情因素,一旦他死亡,我的身邊就沒有任何能保護我的神使了,到了那時只會比現在更危險。我把這些想法告訴了他,但他看起來還是有些遲疑,我只好抓著他的角說: 「現在就回去。這是我的命令。」 他發出了小小的哀嚎聲後便鑽到了書中,幾秒後書本身也消失了。 「好,我們走吧。」我拿出了一瓶有抗熱效果的精油,在身上塗抹一些後遞給龍星。「擦一點,應該不會那麼熱。」我們再度往迷宮前進,在精油作用之下,原本像烹調用魔導具的溫度,變得像溫泉一樣。不曉得這裡會不會有魔物?結果就在這麼想時,跳出了一群火史萊姆。不,看牠們那通紅的樣子,連跳躍時滴下的某種不知名液體都看起來那麼滾燙⋯⋯牠們應該叫做熔岩史萊姆才對。 根據我的經驗,這種史萊姆無法對我們構成威脅。果不其然,我只聚集一點水元素,幾隻史萊姆身上的火立刻熄滅,再用長槍輕輕一戳,便馬上死亡,只在原地留下一攤攤液體,像是要證明自己曾經存在於這個世界,然而世界無情,又過了幾秒,連液體都消失殆盡。 我們繼續前進,一路上打敗各式各樣的魔物。隨著高度逐漸下降,火元素也愈來愈濃厚,精油的效力消耗的更快。在離季節領主大約還有一半路程的地方,怪物開始變得更強大,需要我和龍星合力解決。一次甚至還因為不小心開啟了機關,而差點被帶著火元素的箭矢變成烤刺蝟。 來到最低處,已經沒有任何岔路可走。視野被一扇巨大且非常不友善的門充滿。門上到處是魔法陣刻劃的痕跡,痕跡被金色的金屬充滿著。彷彿有人融化了黃金並將其澆下一般。我撫摸著紋路,與所有的記憶比對來確認。關於以前看過一本古書的記憶在腦海中浮現,那本書講述的是,在許久以前,魔法陣曾被當作一種文字使用,書上記載了將法陣轉換成通用文字的方式。 整扇門上的紋路都在腦海中變成了文字,我緩緩的唸出。 「⋯⋯欲結束酷暑之人,上前來吧。萬千生靈為我所嗜,盛夏的烈火歸我所管。」 「那麼,這裡就是季節領主所在之地了吧。可是,這門似乎打不開⋯⋯」龍星邊思考著邊說。 「慢著,門上的裝飾也刻著魔法陣⋯⋯追逐漫天的星斗所向之處,汝將於彼尋得通往我居所之鍵。」 「可是這兒哪有星斗呢⋯⋯?」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此文章同時也在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同步更新!)
馬朵莉德的傳說-期中懸賞與季節領主
睽違許久,我再次登上了圖書室的高塔頂層,釋放了一點魔力喚來提塔萊林。不久後一條小蛇攀上我的手臂,不,仔細一看,這「小蛇」頭上有角,身下還有四條腿,嘴邊還隱隱約約飄著幾條絲,這分明就是一條縮小的龍。 我輕聲說:「提塔萊林?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 提塔萊林看來十分乖巧的又多纏了幾圈:「現在妳身邊最強的守護神使已經回歸天域,自然不能再如此招搖。」 只是這形象差異也太大了⋯⋯我聳聳肩,然後注意到他話裡又有幾個新的名詞。 「守護神使和天域⋯⋯是什麼意思?」 「守護神使即是像艾卡同學那樣的存在,他們隱藏在繼承者身邊,暗中保護他們直到繼承者至少能有一點與其他神使或敵方繼承者對抗的能力。與之相對應的則是護石神使,他們守護著五色神石,不讓敵方繼承者奪走。而天域指的是神祇居住之地,也是神使在凡間死亡後回歸的地方。」我向著提塔萊林詢問,回應我的卻是一個女性的聲音。一陣腳步聲傳來,來人正是提朵小姐。我反射性的拿出魔杖,聚集能有效削弱書靈的火元素,準備迎敵。 然而提塔萊林飛離了我的手,輕巧的漂浮在空中,看起來對她十分友善,我忍不住放下魔杖,疑惑的問:「這是怎麼回事?」 提朵小姐不經意的拿下架在耳朵上的筆,玩弄一會又插回去:「其實呢,我跟他是朋友。」 但是⋯⋯我腦袋裡快速的旋轉著所有的可能性。提朵小姐自化魂便待在這所學校,而提塔萊林在我來到這裡後才甦醒,隨後便與我簽訂主從契約,在沒有我允許之下,他是不可能自己現身的。他們絕不可能認識。 宛如看破我的心聲一般,她回答:「其實,我並不是一化魂便待在這裡。 我化魂的時間,我也記不清了,但那是個古老的時代,比我告訴你們的百年老得多。總之,在某一天我遇見了他,後來便一起渡過了一段時光,直到他在那次輪迴中回歸天域,他給了我一個信物,讓我能跟他聯絡。我們偶爾分享一些生活近況,比如他又被哪一位神捉弄了,或者我又享受了什麼美食⋯⋯不知不覺,時間就來到了一百年前。 百年前我假裝我只是個剛化魂的書靈來到這所學校,因為他告訴我預言中下一任巫女神的繼承者會來到這裡,他也會一同來守著那個女孩,讓我幫忙照應他自己和她。」 「原來如此⋯⋯我就是那個女孩,對嗎?」 提朵小姐輕輕的點了點頭。突然,一段輕柔的音樂傳來,從廣播用的魔導具中傳出了聲音。 「現在要舉辦本學年的期中懸賞公佈,請所有同學至學校中塔一樓集合。」 「要開始了嗎⋯⋯那麼我也該告辭了。」 提塔萊林用眼神示意我等著,拿出了和校慶時一樣的傳聲紙。 「妳既然曾在校慶被人暗算,就該有點戒心。拿去吧,我改良了一下,讓我可以透過它看見現場情況。」 我點了點頭,將傳聲紙附在耳朵旁,隨後趕往現場。 期中懸賞,是每個學年都有一次的盛事,會由學校接收一些委託後轉發給學生,會依難度分成一等到五等,學生可自由接取,完成後依等級獲得不同報酬。 來到指定地點,只見一個純白的魔法陣浮在空中,看來趕上了第一個委託的發佈。依照慣例,會由最簡單的一等任務開始。果然,法陣先是變成代表一等任務的綠色,隨後從中幻化出了一隻史萊姆和一隻低等魔狼的影像,旁邊顯示「一等 史萊姆魔狼複合討伐任務」,下面顯示著一些報酬。不知道這次要接什麼任務,我耐心的繼續等待著。 突然,旁邊興起一波波騷動,我突然回過神來往上方看去,魔法陣竟然化成了五等任務的紫色,然後顯示出了一座迷宮,一旁寫著「五等 季節領主迷宮探勘任務」,且竟然還標注了好幾種報酬,有迷宮地圖紀錄率四分之一到完全紀錄,甚至還有擊殺的項目。 依然因那幾行紫色文字而呆滯的我,花了好幾秒才意識到最吵的聲源就在耳邊。我連忙小聲的問:「提塔萊林,怎麼了?」 「就是這個⋯⋯火神石的所在地,在這個迷宮裡面。藏的可真是深⋯⋯」 提塔萊林還在感嘆的同時,我則是思索著。五等任務,我不知道上次出現是什麼時候,但從我入學以來都沒有看過,更別說還是探勘季節領主的迷宮。 季節領主,每隔好幾年就會出現一個特別強大的季節,並誕生那個季節的領主和迷宮,季節領主每次都不一樣,想當然迷宮也是。季節領主會擁有一個「季節之冠」,倘若不能破壞它,下一個季節就不會到來。據說,季節領主有時會由女巫神指派座下神祇擔任,迷宮則是由祂和祂手下的迷宮之神梅茲親自建造。既然對手有可能會是神,自然也就不一定要打倒季節領主才能獲得季節之冠,可以偷搶拐騙甚至談判都行。 提塔萊林的聲音使我再度回過神來:「看來,這任務是必須接取了。」 「為什麼?我又打不過。」 「這是個狡詐的計謀,我們不得不去。時間緊迫來不及多加解釋,但就最簡單的層面來說,妳少了一顆神石有可能成神嗎?」 「⋯⋯」 「去了可能會死,但不去一定會死,妳覺得呢?」 我走向櫃檯,準備申請任務接取時—— 「我陪妳吧。」龍星走了過來。 「妳確定?我打算接的可是五等任務耶?」 「畢竟朋友一場,就算妳是要綁著一堆爆炸魔法捲軸衝去敵國戰場我也會跟著的。」怎麼覺得她說的任務還比較不危險?不,慢著,我們有敵國嗎?儘管如此,我還是感覺到了她的心意,於是我們一起辦好了申請手續,回到各自的房間。我們隔日就要出發,也許是與這所學校永別。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此文章會於 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同步更新!)
馬朵莉德的傳說-在那之後,繼續走吧
我陷入沉眠,在睡夢中我看到許多畫面。每一幅,都讓我感覺像是要窒息的驚恐,艾卡持著劍與一名擁有黑翼的少女對戰;鮮血濺到地板上伴隨著利刃劃開血肉的聲音;艾卡的那把劍掉在地上,黑翼少女也露出了驚慌的表情,但隨即轉為勝利的笑容,在高亢的笑聲中倒地不起⋯⋯雖然我對於與艾卡告別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依然只有朦朧的推測,卻依然能大概推敲出一個結論 艾卡死了,和那個少女同歸於盡,但出於某種理由,少女可能沒有完全被擊敗。晨起時,我開始感到驚慌,艾卡不在身邊,那些如果都是真的⋯⋯ 隔日的晚上,他整日不見蹤影。一份報紙送到了我曾經和他一起居住的宿舍,上面的頭條寫著:「悚!今晨學生打掃舊操場周邊,竟發現一男子陳屍其中!」,並且附上了兩張圖片,第一張圖片,在舊操場的封鎖線再往裡約二十公尺的地方,一具男性的屍體倒在早已乾涸的血泊裡,面朝下方;第二張圖片,校方人員將屍體翻了過來,佐以制服上已被鮮血染黑只能勉強判斷的學號,確認了遺體的身分。 艾卡,五年級資優生,五年級轉入。修行法術屬神官流派,主輔助⋯⋯ 剩下的資料我無心再看,默默的把報紙丟到一旁的書架前,書架上施下的魔法讓它自動整理,將它放到報紙那一區。 艾卡走了,我該怎麼辦?我陷入了徬徨之中。此時,一道鈴聲響起,通過窺視孔,資優班的學生會代表,也就是班長龍星,正站在房門前,我趕緊開門讓她進來 她默默走進房間,撥了幾下顯然從得知消息後就沒再整理的頭髮,然後放了兩個包袱在桌上,一大一小,是納拖 「他的制服裡,發現了一張字條。」她從口袋中掏出一張紙,念出上面的字句 「他說:『我已追隨神祇去到天域安息之地,後事從簡即可。我所有資產皆歸我的同居室友馬朵莉德.莉塔,唯生前所用魔杖請她獻祭予庇佑治癒人者之神祇。』那邊兩個納拖,大的是他那時攜帶的物品,小的是他要妳獻祭的那隻魔杖,剩下的遺物應該都在宿舍裡,妳自己找。只不過,我完全看不出來他說的到底是哪一位神祇,光醫療之神就有五個神了,一位父親和他的四個兒子,分別代表醫生和醫生應該具備的四個東西,會治癒技能的也有好幾個流派的代表神,更別說還有好多神雖然不是專司治癒卻也能在這方面給予庇佑⋯⋯妳有頭緒嗎?」 「是還沒有。」我說了謊,我肯定這絕對和艾卡的真實身分,熾天使神希拉法.梅瑟基脫不了關係,但這個不能隨便公開,即便是我最親密的人,只要不是神使,不與這些神話有所交流,都不行 「那好吧,我先走了。莉塔⋯⋯」她的眼眶似乎有些什麼要跑出來了 龍星突然過來抱住我,倚在我的肩頭上大哭,我連忙施下隔音結界 「給我聽好了,妳這個大笨蛋!他走了,妳絕對不准跟著走掉!妳敢走掉的話,我就是到了安息之地都不會放過妳!」 我反抱回去,後來安慰了她許久,她才終於離開 我拿著紙條與兩個納拖反覆端詳。他指的「庇佑治癒人者之神」,我的猜測應該沒錯,我啟動書架上的魔法,一本頗有厚度的書飛到我的手中,我差點接不住。這是本詳細記載施行治癒魔法時可以借助力量的神祇,裝幀十分精美,但我無瑕顧及,我快速翻動著,果然找到了熾天使神,看來,他應該是讓我把魔杖送上去給他。這魔杖做工非常精美,又是神使拿的,十之八九根本就不是人間做出來的 隨後我打開了大的納拖,雖說納拖不會因內容物的體積而有大小上的變化,但還是會直覺認為裡面的東西比較多。結果不然,裡面的東西就只有兩個吊飾和一些回覆藥水等一般人隨身攜帶的物品。我拿出裡面的吊飾開始研究 羽翼型的吊飾,充滿了許多魔法,且是非常高級的魔法,還被設定成只有我的魔力可以感測並啟動。注入魔力後,突然一道聲音闖入了我的腦海 「當妳聽到這段話時,我應該已經死了。這個吊飾是一個魔導器,只是因為我是在人界趕工把它做出來的,所以可能不太好用,但至少它提供一個定位的功能,倘若沒有人能告訴妳如何去蒐集五色神石的話,也許我可以透過它傳遞消息給妳。對不起,讓妳得獨自面對這些。」 我一直持著吊飾,但在聽到他道歉的那一瞬間,吊飾好像重了十倍 龍型吊飾沒什麼特別之處,就只是ㄧ隻綠色的龍,尾巴捲起一本書,我正打算將它放到旁邊時,突然想到——這個小吊飾不就是提塔萊林的樣子嗎? 看來,在處理完所有事情後,我還得去找一位老朋友 就在此時,我才注意到,鏡中的自己是綁著馬尾,一段不久前的回憶瞬間在腦海中浮現: 他如風一般掠過耳際,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是:「妳這樣比較好看。」 是那時幫我綁好的嗎?這個髮型似乎的確很適合我 在那之後,我依然很傷心,但所有事情和我自己,都不斷提醒著—— 已經過了,向前走吧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此文章於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同步更新!)
馬朵莉德的傳說-五色神石與他的消失
艾卡提早回去了,所以從校長室回來,向全班與愛塔蓮娜老師說明了情況後,我也跟著回到了宿舍,這時約莫是晚上十點,該睡覺了。果然我的身體還是會認床,在自己宿舍的床上特別快入睡 忽然看到了自己的臉,我試著往後飄,明白自己又在夢中不自覺的用出離魂了,暫時還不想回去睡覺的我,乾脆在宿舍裡亂走。艾卡的房門並沒有關,於是我悄悄飄了進去,他的臥室十分簡潔,不像我從家裡帶了許多東西來,他睡的甚至只是學校提供的、連蚊帳都沒有的那種最普通的單人床,不過,他本人不在對面的床位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有他字跡的紙條:「到鐘塔的屋頂上去。」 他是打算怎麼上去鐘塔?我左思右想後突然想到,也許他只是用移物術把什麼東西放在了上面,便照著他的要求過去了 月光潔白,我踏在空中,如同踏著皎潔的月光一般踏上鐘塔屋頂,但沒想到他在那裡 他轉過身來,說:「我等妳很久了,莉塔。」在那麼一瞬間,我彷彿看見他的左眼,是火焰的顏色 我急忙道歉:「對、對不起,因為剛剛想了點……」卻被他抬手打斷 「不是那個意思,妳不必道歉。我等了妳很久,真的很久,從遙遠的洪荒就等到現在了」他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妳就是我要找的人,我把一切都賭在妳身上了。」 我覺得今夜的他有點奇怪,仿彿不是同一個人:「艾卡……你到底在說什麼?」 他背過身去,眼角似是流下一行淚:「莉塔,我和妳——不同。」 「我其實是神使,是神,和妳是不一樣的。還記得那個古老的傳說嗎?」 傳說有很多個,但說到最古老最廣為人知的,還是只有一個—— 「關於鍊金之神、巫女神、女巫神間紛爭的那一個?」 「沒錯,但妳能相信嗎?它到現在還沒結束。坐下吧,我給妳講講之後的故事。」 他說完這一句話,我才驚覺久站的腳已經有點痠痛,趕緊坐了下來 「在兩神簽定條約後,開始派出神使到凡間,尋找那兩個命定的繼承人,將灌注了兩神神力的信物交給他們。完成這個任務後,一部份的神使會在天命的安排下到達有著五色神石的地方。五色神石是十顆有著火、水、木、金、土元素力量的石頭,每種元素有兩顆,分別由巫女神方和女巫神方的五位神使所保護,而繼承人便要使用信物中的力量取得由敵方神使保護的五色神石,擊敗另一方的繼承人,在兩樣目標都達成後,信物中灌注的,以及從對手身上奪來的力量會還給神,然後回到人間生活,死後受封神位。但兩位神祇還是一直沒有分出勝負。」 「為什麼?」 「有很多的的原因。比如,有些貪婪的人,會以為得到信物就能將神力佔為己有,於是組成隊伍去搶先殺死繼承者;又或者兩神都沒有將所有神力全部注入信物,所以僅是其中一方的力量稍微低落。就這樣輪迴了好幾萬年,現在我之所以告訴妳這些故事,是希望妳能打破這個輪迴。」 我吞了吞口水:「所以⋯⋯我就是?」 艾卡堅定的說:「是的,妳就是——巫女神的繼承者。」 我久久說不出話來,沒想到從前只能在字裡行間窺見的神話,原來就在自己身邊發生,良久,艾卡將手與我交疊,一個帶有冰涼觸感的東西落到我的手上,一看,是一顆圓形的紅寶石 我訝異的抬起頭來:「這是⋯⋯?」 「這便是這一次輪迴的信物,帶有巫女神的全部力量,而且我相信女巫神也一樣,這個輪迴已經該結束了。」艾卡表情莊重的說,我忽然有一種頓悟的感覺,對這些侍奉大神,在永無止境的輪迴中奮鬥的神使們來說,這顆小小的石頭—或說是所謂的信物—對他們而言肯定是十分神聖的事物 我不禁反握住他的手說:「我不會讓你失望的。不管結果究竟是誰生誰死,我一定會打破這個輪迴。」 他微微一笑,站起身來,走向屋簷邊緣,幾乎是全身懸空了,月光照在他身上,使他看起來十分神聖,也照出了一對羽翼的輪廓,緊接著,羽翼漸漸變得具象,是一對燃燒著火焰的翅膀。瞬間,關於一名遠古神祇的記憶在我腦中浮現 熾天使神,希拉法.梅瑟基,在古語中的意思是「神使.熾天使」,是傳說中巫女神的神使,地位等同於預言書提塔萊林的存在 彷彿看透我的心思,艾卡點了點頭:「沒錯,只可惜妳才剛知道我的身分,我們就得分別了⋯⋯」 我倏地站起來:「分別是什麼意思?」 「我有我自己的對手要去迎戰,也許我無法再待在妳身邊,但我會繼續用別的方式守著妳,再見了。」 他說完這句話,便從屋簷一躍而下,化作了一陣風,吹拂過我的耳邊,而我似乎在風中聽到一句話: 「妳這樣比較好看。好了,回去睡覺吧。」 然後,我的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此文章同時也在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同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