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毓靈

讀取中... 檢舉
愛玩食物語和光遇的學生一枚
最近沒什麼靈感會比較少更
能用電腦的時間約在早上六點~六點半
以及下午
—————————————————————
交友資訊:
食物語:S3 鞏毓靈
scratch:syes104071(歡迎追蹤!)
梗圖倉庫:你現在不就在看了嗎?
Gmail:[email protected]
DC:鞏毓靈#0114
—————————————————————
小說嚴重中毒者
現在正在看「小書痴的下剋上」、「天耀王朝那些年」
—————————————————————
寫作DALAO:
知閒言炎
佰剪一
幻楓
Bis
傲匈Rowzka
至於本人?一個有想法但就是很難擠出來的廢人
—————————————————————
成績中等,如果你是學霸我就是學罷OUO
登入次數:627
來自 🇹🇼 性別:女生 註冊於2021年06月

242則
發佈貼文
1,335個
收到讚數
36,302次
共被瀏覽

馬朵莉德的傳說-火之神石與鳳凰
  溫和的風吹在臉上,我迷濛的睜開雙眼。   這是我們打敗梅茲的第二天,準備要啟程返回學校了。前天暈倒後,我睡了整整半天,而且醒來後還無法動彈,難為龍星從地底下把我扛上來。   我看向頸上的鏈子,此時上面已經多了一顆紅色石頭,想來是火元素的五色神石。   這麼說來,還有一件奇怪的事⋯⋯   龍星告訴我,她被打飛後還是看著我們的對決。她說我們打到一半,周圍的火元素突然聚集到肉眼可見的濃度,分別在我們身後結成巨蛇和鳳凰的形狀,然後我舉起長槍,鳳凰就將巨蛇吞噬掉了。隨後,梅茲倒進岩漿中,我也昏了過去。   聽起來簡直莫名其妙。   但無論如何,我們可以回去了,不用繼續睡荒郊野外。我拿出一個魔導具,開啟回到學校的通道,隨後大步跨入。   通道自動連結到了接取任務時的大廳,我們向櫃檯人員出示了已摧毀的季節之冠碎片,他將碎片拿去要交由專業人員確認,算算應該幾天後便能得到報酬。 參加期中懸賞學生的復課日是回來後的下一個禮拜一,而今天是禮拜三,也就是說除了實質報酬外我們還能放幾天的假,於是我決定去圖書館找書靈們。   一走進圖書館,卻發現提朵小姐以一種畏懼的眼神看著我。我怎麼了嗎?是不是表情太可怕了?然而她沒有說任何話,領著我上到頂層。可到了頂層,連提塔萊林都這樣看我,我不禁有點惱怒。   「你們幹嘛這樣看著我啊?」   可能連他們自己都沒意識到自己這樣看著我,兩張臉不禁一紅,半晌提塔萊林才扭扭捏捏的開口。   「呃,其實是這樣的。莉塔,妳是不是有⋯⋯家族的血統?」   聽到那個名字,我在腦海中開始過起那龐大的族譜,似乎是有這麼一號人。   「有啊⋯⋯怎麼了?」   「這個家族相傳有著神的血統,擁有能將體內某一屬性或元素釋放出體外行成另一個體與自己並肩作戰的天賦。妳可能繼承了這個天賦,而且釋放出來的是火元素,因此,妳周遭的火元素會特別容易被感知到⋯⋯」   他不用再說我也知道了,是因為書靈本身就特別畏懼火。這下換我覺得有點愧疚了。   「不過,擁有這天賦也不一定是壞事,或許能在妳和女巫神繼承者對決時派上用場。對了,妳的吊墜給我看看吧。」   我依言從衣服裡拉出項鍊,他審慎地看著那顆還缺三個角的五角星。   「那這樣的話,下一個要尋找的是土之神石吧⋯⋯應該再過一些時日就能感受到它的存在了。」   此時,莉朵小姐突然俏皮的說:「比起這個,現在更應該擔心期末考喔,聽說這次的考題很難呢。」   雖然對班長很抱歉,但我不想再掛在資優班榜單上了啊!   莉朵小姐看著我一會,慎重其事地說:「莉塔,我是認真的。資優班的同學⋯⋯對妳的資訊可能會比較不多嘴。」   咦⋯⋯?   「若是其他人,就很有可能會將資訊洩漏給妳的對手,比起他們,資優班的同學比較值得信賴。」   「好吧⋯⋯我會努力的。」我搔著頭說。   「那專心準備期末考吧,暑假就去尋找剩下的神石!」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此文章同時也在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同步更新!)
紀念萬葉入隊文(1)
大世界隊伍:雷行萬班 一早,打算去探索的旅行者把萬葉叫了過來。他看看身旁的隊伍成員,不禁在心裡叫了出來。 旁邊已經有兩個人等著,一個是雷電將軍,曾和萬葉交手過的人,旅行者與萬葉聊過天後他基本上已對她沒什麼不滿了,但仍沒想過自己會有一天和她組隊;另一個是冒險家班尼特,他曾在與冒險家協會的人聊天時聽過這個名字,是個赫赫有名的……倒楣鬼。 旅行者碎唸著:「雷九萬班……雷九萬班……哎呀,我沒練九條裟羅?那麼就讓行秋來吧。行秋!」一位少年應聲從隔壁房間走出,萬葉又再次嚇著了。行秋,璃月有名的飛雲商會二少爺……似乎還曾經聽旅行者說過,她是喜歡他的。 他納悶了,這麼大陣丈,他們不會是要去打什麼輕小說裡會出現的史前巨無霸吧? 「你放心,只是去進行一些每日任務和到處晃晃而已。」一道沉穩的女聲傳來,原來是雷電將軍在向他說話。   「為什麼這樣看著我……我不會那麼記仇啦。」 他突然想起,旅行者曾說,因為某些原因,執行眼狩令時的其實並不是真正的雷神,而是代行她職責的人偶。而現在真正的雷神會和人偶交替使用那具身體。現在與他搭話的應是雷神吧。 「好啦!大家都沒問題了吧?萬葉,這個給你,在路上看一看吧,這是我慣用的暗號,方便你和其他隊友溝通。」   萬葉接過紙條一看,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筆記,都是旅行者常用的語詞:坦、輸出、奶……反覆咀嚼著這些甚至不像提瓦特通用語的文字,他體認到了一件事——旅行者果然是從別的世界來的啊。 隨旅行者用錨點抵達了目的地後,她指向一群盜寶團:「看,那是目標。雷電妳用下落攻擊偷襲,然後釋放元素戰技直接進攻!」   她照指示行動後,大伙便跟了上去。這時,雷電將軍喊道:「萬葉,交換!」他想起旅行者給他的筆記好像寫著這是讓他上前攻擊的意思,便衝了上去。說也奇怪,一站上攻擊的崗位,頭腦就無比清晰,似乎還有道聲音指引他該怎麼做,於是他毫不猶豫釋放千早振,然後後退與行秋交換。他使出一式「畫雨籠山」,在協同攻擊下直接逼退了所有敵人。 「好,收工!休息一下再去下個任務地點。」旅行者如此宣告,於是大家稍微散開各做各的,她自己則拉著行秋看風景去了。無事可做的萬葉於是去看看其他二人。 班尼特——他正欲出聲呼喚,就見對方被不知道打哪來的石頭擊中了後腦杓,他連忙問:「需要包紮嗎?」班尼特搖了搖頭,拿出一份甜甜花釀雞,然後開始大快朵頤,剛才被石子打中的傷竟立刻恢覆了。 「在旅行者的隊伍,我們都是這樣治療的,你也要一份嗎?旅行者料理的很美味喔。」對於這麼視覺震撼的行為,他只能心領班尼特的好意。 他又四處晃著,心想:若有葉子的話,就能為大家吹奏一曲了。他無意間將心聲脫口而出,結果聽到一旁的雷神說了一句: 「……此般花鳥餘情,也不過襯托我身不移不變的背景罷了。」 他嚇了一跳,以為雷神在斥責他,以致於他過了半晌才發現,雷神不過跟他一樣在碎碎念罷了,但他已疲累到無力再去找什麼葉子。 跟旅行者組隊,竟然是這樣的生活嗎…… --- 腦補隊伍日常的文章:-D
馬朵莉德的傳說-熾熱迷宮(下)
  「可是這兒哪有星斗呢⋯⋯?」   「我也不知道⋯⋯不,等等!」龍星似乎想到了什麼,激動的大叫一聲「在剛剛下來的路上,我總覺得周圍似乎刻著某種紋樣,也許,那就是它說的星斗。」   於是我掏出魔杖,施展發光咒語,如她所說,在牆上刻畫著許多流星般的圖樣,而流星的頭部,都不約而同指向某方。   「我們追上去吧!」   數十分鐘後,我們在牆角的一處找到了一個極為不顯眼的法陣。它散發著一股強烈的火元素氣息,這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東西,保險起見,我在地上畫下魔法陣展開了護盾,以防陷阱的存在。接著,我小心的碰觸,注入魔力。隨即,整個區域開始劇烈搖晃,一大批曾在入口見過的史萊姆從天而降,因為護盾的存在而黏在了上面開始攻擊。   「好⋯⋯」   「好噁心啊!」   這時已經分不清是誰的悲鳴了。   好不容易將牠們盡數消滅後,我們回到了方才的房間。大門已經敞開,裡面的空間一片漆黑,宛如能吞噬世間萬物,於是我們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走了十來步後後方突然傳來巨響,一看,門關上了,我們已經沒有退路。   同時,一隻手戳了戳我的肩膀,我往前方看去,發現原本黑暗的空間,突然燃起了一把火炬,緊接著如野火燎原一般,左右兩邊的火炬也依序亮起,才看清我們原來身在一個巨大平台上,周圍是一個洞窟,在壁上插著的火把正是光線的來源,而平台周圍,是火熱的岩漿。   這些東西彷彿存在一個中心,而那個點,就是在平台中央,突然出現的男子。他——不,也許是祂才對,祂高大魁梧,黑皮膚上的傷疤證明了祂的身經百戰,祂的上半身完全赤裸,下半身也只穿著一條及膝長褲,毫無裝飾。   當祂轉過身來、當我看清祂的臉龐那一刻,對於眼前的神祇,我只找到了一個形容詞。   好戰。   「巫女神的繼承者,和另一個小女孩?挺特別的。」祂開口說了第一句話,聲音低沈但不失銳氣。   「直接挑明身分吧,我是迷宮之神,梅茲。如妳所見,受女巫神的命令,將在這裡將妳擊殺。」   「喂,祂完全無視了我嗎⋯⋯」龍星嘀咕著。   「我聽到了喔。放心,妳也會被我殺掉的。」   「不是那個意思吧!」   「妳們兩個挺有趣的。別那麼快把妳們殺掉好了,給妳們講講故事吧。」   「我是一個好戰的神,我之所以追隨女巫神,除了她是第一個遇見我的神以外,還有一個理由——」   「她准許我向他人挑戰,甚至是殺死他們。沒錯!巫女神太優柔寡斷,打從神話中的時代開始,她就注定會因為這種性格而死。」   「而我們,殘酷,不受情感拘束,我們遲早會掌握這個世界。」   「好了,閒話講夠多了。我,梅茲,只服從力量——決鬥吧!敗者,化為灰燼!」   神憑空化出一把大劍,朝我們砍來,我連忙聚集風屬性跳起來躲過攻擊,忙亂中又引來了一些水元素化作水彈轟出去。   我與另一邊的龍星對看,那一瞬間,我們就像心靈完全相通一樣。   ——我們輪流牽制祂,另外一個人藉機造成傷害或恢復魔力!   ——知道了!交給我吧!   隨後我落在地上,我們之間的感應因為她被梅茲擋住而中斷,但一瞬間已經足夠。   我們的配合相當完美,在其中一人無力時另一人便趕緊接替。良久,神終於露出疲態,但正當我們以為將要成功時——   烈火突然降下,形成迷宮阻擋了我過去她那邊的路,但卻無法阻擋我看見她的身影。   梅茲的大劍插在一旁,祂徒手將龍星打上空中,然後手中凝聚火元素,又將她擊落在地,她痛苦的發出一聲悶哼。   那一瞬間,我腦袋裡似乎有什麼斷開了,或許這就是其他人說的理智斷線吧。   手中化出慣用的長槍,我不理會那高溫的焰火灼傷自己的身體,直接衝上前去。   「不准⋯⋯傷害我的朋友!」   聽到我的叫喊,祂有些驚訝的轉過身想要防禦,但已經來不及了,長槍直直插入胸腔,血順著長槍流了出來。我用上全力,將長槍插到最底,再一口氣拔了出來。   接著,出於直覺,我將長槍高高舉起,一股濃烈到肉眼可見的火元素氣息從祂胸前的傷口流出,我周遭開始縈繞著火焰,長槍再度刺穿祂的身體,我確定已擊敗了祂。   祂身子不穩,眼看就要跌進岩漿中,一剎那時間彷彿靜止,祂無聲的講了些什麼。   ——我服從妳的力量,巫女神的繼承者。   ——期待在天界與妳相見,到時候⋯⋯到時候⋯⋯再來好好比試吧⋯⋯   隨後祂向後倒去,我也向著祂曾經在的位子開口。   「有人說,『可敬的朋友是最好的禮物;可敬的對手是次好的禮物』祢⋯⋯是個可敬的對手。」   最後一眼,我似乎看見龍星往我的方向爬過來,知道她沒有大礙,我也放鬆的倒下。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此文章同時也在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同步更新!)
馬朵莉德的傳說-熾熱迷宮(上)
「請所有接取了期中懸賞的學生至學校中塔一樓集合,通過學校的傳送陣統一前往現場。」 在接到這樣的通知前,我正在圖書館請求提朵小姐讓我將提塔萊林帶出館外,她爽快的答應了。隨後我便帶上一條小龍,與龍星一起前往中塔。我小心的把提塔萊林整理好,偽裝成服飾的一部分。 天空依然清澈,高塔依然潔白如璧。湛藍的魔法陣亮起,毫不挽留的將我們送到了那個迷宮的入口,只是出了個小問題。 說不定是魔法陣與神的魔力有所衝突,提塔萊林那改變型態的偽裝就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我與一人一龍彼此相看,最後,龍星膽怯的開口:「這、這是⋯⋯?」 我再度與提塔萊林對看,看來是瞞不住了。只見他花了一大把時間向龍星解釋和要求她保密,而我則站在一旁的樹蔭下。我原本以為,這座迷宮會位於沙漠裡,想不到竟然是在一個地下城中。入口周圍的環境十分幽雅,假如地下城不那麼危險這裡應該會成為一處旅遊勝地吧。 突然,一隻白晢的手在我面前晃了晃。原來他們已經談論完了,看著龍星的臉色,她似乎意外的能接受這一堆突如其來的事情。於是我們開始往地下城前進,走了不久,溫度突然飆升,起初我還以為是錯覺,但又過了幾秒鐘傳來不知是誰的慘叫,往旁邊一看,提塔萊林一副十分狼狽的樣子,就在我還在思考為什麼會這樣時⋯⋯ 「喂!我可是本書啊!我不耐火的!」 我立刻驚醒,連忙帶著他們撤退到城外。後來我又用腳試探了幾次,發現似乎一到某條線後,溫度就會直接形成一個斷層。在學校的課程中會提到熱空氣會往冷的地方流動,兩邊溫度最後會變得差不多。但這個地方顯然完全違反了這些規則,那條線後炙熱的空氣,完全沒有任何一點滲透到外面來,估計—— 「這是個結界。」我們同時脫口而出,然後又互相看著對方。 「而且是個神所釋放的結界,只有神才有逆轉天地理論的能力。」提塔萊林補充道。 「那麼現在怎麼辦?你要自己飛回去嗎?」 「不用這麼麻煩,我已經在那邊設好傳送陣了。可是我不在的話,妳們怎麼辦呢?」 我仔細思考一會,在禁忌之地時的那頭狼應該是護石神使,祂的實力確實非常強大,還是靠艾卡—也是另一個神—的力量才擊敗的。如果護石神使的實力都差不多,我們確實沒有多少勝算。 但是,我也不能讓他遭逢危險。先不論感情因素,一旦他死亡,我的身邊就沒有任何能保護我的神使了,到了那時只會比現在更危險。我把這些想法告訴了他,但他看起來還是有些遲疑,我只好抓著他的角說: 「現在就回去。這是我的命令。」 他發出了小小的哀嚎聲後便鑽到了書中,幾秒後書本身也消失了。 「好,我們走吧。」我拿出了一瓶有抗熱效果的精油,在身上塗抹一些後遞給龍星。「擦一點,應該不會那麼熱。」我們再度往迷宮前進,在精油作用之下,原本像烹調用魔導具的溫度,變得像溫泉一樣。不曉得這裡會不會有魔物?結果就在這麼想時,跳出了一群火史萊姆。不,看牠們那通紅的樣子,連跳躍時滴下的某種不知名液體都看起來那麼滾燙⋯⋯牠們應該叫做熔岩史萊姆才對。 根據我的經驗,這種史萊姆無法對我們構成威脅。果不其然,我只聚集一點水元素,幾隻史萊姆身上的火立刻熄滅,再用長槍輕輕一戳,便馬上死亡,只在原地留下一攤攤液體,像是要證明自己曾經存在於這個世界,然而世界無情,又過了幾秒,連液體都消失殆盡。 我們繼續前進,一路上打敗各式各樣的魔物。隨著高度逐漸下降,火元素也愈來愈濃厚,精油的效力消耗的更快。在離季節領主大約還有一半路程的地方,怪物開始變得更強大,需要我和龍星合力解決。一次甚至還因為不小心開啟了機關,而差點被帶著火元素的箭矢變成烤刺蝟。 來到最低處,已經沒有任何岔路可走。視野被一扇巨大且非常不友善的門充滿。門上到處是魔法陣刻劃的痕跡,痕跡被金色的金屬充滿著。彷彿有人融化了黃金並將其澆下一般。我撫摸著紋路,與所有的記憶比對來確認。關於以前看過一本古書的記憶在腦海中浮現,那本書講述的是,在許久以前,魔法陣曾被當作一種文字使用,書上記載了將法陣轉換成通用文字的方式。 整扇門上的紋路都在腦海中變成了文字,我緩緩的唸出。 「⋯⋯欲結束酷暑之人,上前來吧。萬千生靈為我所嗜,盛夏的烈火歸我所管。」 「那麼,這裡就是季節領主所在之地了吧。可是,這門似乎打不開⋯⋯」龍星邊思考著邊說。 「慢著,門上的裝飾也刻著魔法陣⋯⋯追逐漫天的星斗所向之處,汝將於彼尋得通往我居所之鍵。」 「可是這兒哪有星斗呢⋯⋯?」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此文章同時也在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同步更新!)
馬朵莉德的傳說-期中懸賞與季節領主
睽違許久,我再次登上了圖書室的高塔頂層,釋放了一點魔力喚來提塔萊林。不久後一條小蛇攀上我的手臂,不,仔細一看,這「小蛇」頭上有角,身下還有四條腿,嘴邊還隱隱約約飄著幾條絲,這分明就是一條縮小的龍。 我輕聲說:「提塔萊林?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 提塔萊林看來十分乖巧的又多纏了幾圈:「現在妳身邊最強的守護神使已經回歸天域,自然不能再如此招搖。」 只是這形象差異也太大了⋯⋯我聳聳肩,然後注意到他話裡又有幾個新的名詞。 「守護神使和天域⋯⋯是什麼意思?」 「守護神使即是像艾卡同學那樣的存在,他們隱藏在繼承者身邊,暗中保護他們直到繼承者至少能有一點與其他神使或敵方繼承者對抗的能力。與之相對應的則是護石神使,他們守護著五色神石,不讓敵方繼承者奪走。而天域指的是神祇居住之地,也是神使在凡間死亡後回歸的地方。」我向著提塔萊林詢問,回應我的卻是一個女性的聲音。一陣腳步聲傳來,來人正是提朵小姐。我反射性的拿出魔杖,聚集能有效削弱書靈的火元素,準備迎敵。 然而提塔萊林飛離了我的手,輕巧的漂浮在空中,看起來對她十分友善,我忍不住放下魔杖,疑惑的問:「這是怎麼回事?」 提朵小姐不經意的拿下架在耳朵上的筆,玩弄一會又插回去:「其實呢,我跟他是朋友。」 但是⋯⋯我腦袋裡快速的旋轉著所有的可能性。提朵小姐自化魂便待在這所學校,而提塔萊林在我來到這裡後才甦醒,隨後便與我簽訂主從契約,在沒有我允許之下,他是不可能自己現身的。他們絕不可能認識。 宛如看破我的心聲一般,她回答:「其實,我並不是一化魂便待在這裡。 我化魂的時間,我也記不清了,但那是個古老的時代,比我告訴你們的百年老得多。總之,在某一天我遇見了他,後來便一起渡過了一段時光,直到他在那次輪迴中回歸天域,他給了我一個信物,讓我能跟他聯絡。我們偶爾分享一些生活近況,比如他又被哪一位神捉弄了,或者我又享受了什麼美食⋯⋯不知不覺,時間就來到了一百年前。 百年前我假裝我只是個剛化魂的書靈來到這所學校,因為他告訴我預言中下一任巫女神的繼承者會來到這裡,他也會一同來守著那個女孩,讓我幫忙照應他自己和她。」 「原來如此⋯⋯我就是那個女孩,對嗎?」 提朵小姐輕輕的點了點頭。突然,一段輕柔的音樂傳來,從廣播用的魔導具中傳出了聲音。 「現在要舉辦本學年的期中懸賞公佈,請所有同學至學校中塔一樓集合。」 「要開始了嗎⋯⋯那麼我也該告辭了。」 提塔萊林用眼神示意我等著,拿出了和校慶時一樣的傳聲紙。 「妳既然曾在校慶被人暗算,就該有點戒心。拿去吧,我改良了一下,讓我可以透過它看見現場情況。」 我點了點頭,將傳聲紙附在耳朵旁,隨後趕往現場。 期中懸賞,是每個學年都有一次的盛事,會由學校接收一些委託後轉發給學生,會依難度分成一等到五等,學生可自由接取,完成後依等級獲得不同報酬。 來到指定地點,只見一個純白的魔法陣浮在空中,看來趕上了第一個委託的發佈。依照慣例,會由最簡單的一等任務開始。果然,法陣先是變成代表一等任務的綠色,隨後從中幻化出了一隻史萊姆和一隻低等魔狼的影像,旁邊顯示「一等 史萊姆魔狼複合討伐任務」,下面顯示著一些報酬。不知道這次要接什麼任務,我耐心的繼續等待著。 突然,旁邊興起一波波騷動,我突然回過神來往上方看去,魔法陣竟然化成了五等任務的紫色,然後顯示出了一座迷宮,一旁寫著「五等 季節領主迷宮探勘任務」,且竟然還標注了好幾種報酬,有迷宮地圖紀錄率四分之一到完全紀錄,甚至還有擊殺的項目。 依然因那幾行紫色文字而呆滯的我,花了好幾秒才意識到最吵的聲源就在耳邊。我連忙小聲的問:「提塔萊林,怎麼了?」 「就是這個⋯⋯火神石的所在地,在這個迷宮裡面。藏的可真是深⋯⋯」 提塔萊林還在感嘆的同時,我則是思索著。五等任務,我不知道上次出現是什麼時候,但從我入學以來都沒有看過,更別說還是探勘季節領主的迷宮。 季節領主,每隔好幾年就會出現一個特別強大的季節,並誕生那個季節的領主和迷宮,季節領主每次都不一樣,想當然迷宮也是。季節領主會擁有一個「季節之冠」,倘若不能破壞它,下一個季節就不會到來。據說,季節領主有時會由女巫神指派座下神祇擔任,迷宮則是由祂和祂手下的迷宮之神梅茲親自建造。既然對手有可能會是神,自然也就不一定要打倒季節領主才能獲得季節之冠,可以偷搶拐騙甚至談判都行。 提塔萊林的聲音使我再度回過神來:「看來,這任務是必須接取了。」 「為什麼?我又打不過。」 「這是個狡詐的計謀,我們不得不去。時間緊迫來不及多加解釋,但就最簡單的層面來說,妳少了一顆神石有可能成神嗎?」 「⋯⋯」 「去了可能會死,但不去一定會死,妳覺得呢?」 我走向櫃檯,準備申請任務接取時—— 「我陪妳吧。」龍星走了過來。 「妳確定?我打算接的可是五等任務耶?」 「畢竟朋友一場,就算妳是要綁著一堆爆炸魔法捲軸衝去敵國戰場我也會跟著的。」怎麼覺得她說的任務還比較不危險?不,慢著,我們有敵國嗎?儘管如此,我還是感覺到了她的心意,於是我們一起辦好了申請手續,回到各自的房間。我們隔日就要出發,也許是與這所學校永別。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此文章會於 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同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