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4個月前
香港漫畫家阿塗接受訪問
「最大既推動都係蘋果倒閉,佢係前線嚟㗎,我哋呢啲後排嚟,突然之間無咗個前線,我哋就好似企得好前。」 「嗰種壓力原來係不自覺,開始創作嘅時候、執筆嘅時候好多顧慮,會諗我每畫一張漫畫,都係舖緊入監獄嘅路。」 「嚴重愧疚…覺得對唔住好多曾經喺香港支持我嘅人,對唔住以前嘅自己。」 「可能永遠都放唔低,對於離開嘅愧疚,咪由得佢喺度,點解要放低佢?咪將你嘅愧疚當係創作嘅動力。」 已移居英國半年 政治漫畫家阿塗 *** 今年 4 月 26 日,漫畫家阿塗在個人社交平台,宣布已經離開香港、移居英國,「離別係逼不得已的抉擇」、「因為我想繼續為香港創作」,但其實早在去年年底,阿塗已低調離港,至今已逾半年,剛剛搬離臨時的寓所,在英國找到新的「家」,「Physically 佢係一個屋企。」 「Mentally 嘅屋企,梗係香港,你個心都離開唔到。」 創作大膽、經常直擊港府痛處的政治漫畫家,阿塗的離開其實並不意外,他亦曾經想過堅持「坐監我都照坐」,「但去到蘋果倒閉之後,開始諗多咗啦。」 作為創作人,阿塗過去視自己為「後排」,而《蘋果》則在「前線」遮風擋雨,「突然之間無咗個前線,我哋就好似企得好前」,這種心理壓力令他經常發惡夢,執筆創作之時亦常有顧慮,「會諗我每畫一張漫畫,都係舖緊入監獄嘅路。」 他憶述在離港之前,陷入一種難以自覺的自我審查,例如去年年底的北京冬季奧運會,他構思過繪畫有關新疆維吾爾人集中營的漫畫,「俾著以前我會無咁 hesitate」,但當時身在香港和國安法的威脅之下,最終這篇漫畫並沒有面世,「講唔到嘢好似好痛苦,人生好痛苦,但係繼續講又淆底。」 阿塗邊說邊苦笑,「個排個恐懼﹐喺個腦入面,不自覺咁滋長」, 最終令他決定離開。 他形容,當時這個決定已經不是出於理性,而是情緒上、精神上已經「頂唔順」,他避免接受訪問,作品的作品一方面希望多人 like & share,但又擔心太高調會有後果,離開前的一段時間,這種恐懼膨脹到高峰,到英國買的是雙程機票,「驚佢覺得我一去不回」,抵達機場擔心無法離境,憂慮可能最近的作品「中招」,「會覺得好唔抵,都決定走,臨走都撻 Q」。 直到航班抵達英國,他終於可以舒一口氣,但迎接他的除了自由的空氣,還有一種莫名的疏離感,「有時一路做野,尤其你上網都係睇返香港啲野,有下你會覺得自己喺香港,突然之間一望出出面,好似異世界、另一個時空。」 這些許是一個創作者的焦慮,在英國這半年,他一直努力嘗試提醒自己要保持和香港的連結,花很多時間留意香港新聞和網上動態,但原來距離,已經慢慢將他和故鄉拉遠,例如有一次他畫了一個四格漫畫,有關香港的防疫政策,完稿後他一如平日,將作品和太太分享,「當時佢仲喺香港,佢第一個反應係篇漫畫幾得意,但係點解啲人無帶口罩嘅?」 這時阿塗才醒悟「係喎,因為我過到嚟英國,出街唔帶口罩。」 「以前喺香港做創作,其實我都唔出街,都係睇新聞、social media,一個毒撚宅喺屋企,但係原來,有啲好微細嘅觸感,你始終唔喺個空間度活著,已經唔同。」 但無論如何,阿塗已經預視到,在可見的將來都難以回到他念茲在茲的家鄉,他亦和很多其他遠走他方的人一樣,對於離開香港感到愧疚,覺得辜負了曾經在香港支持他的人,「對唔住以前嘅自己」,這種情緒可能永遠無法放下,他亦不打算要放下,「咪將你嘅愧疚當係創作嘅動力。」 未來,阿塗表示他的創作的對象是「香港人」三個字,不會特意去區分是「離開的」抑或是「留低的」,「嘲諷個政府低能嘅政策,係一種弱者能夠做嘅反抗。」他近日亦和 Kitman 合作生產幾款月餅,「主要都係搵錢啦,哈」,但亦是作為難以在家過節的遊子,一種和家人的連結。 而在月餅的盒面上,寫了四個字,「返嚟再約!」
??? 🇭🇰  ·  4個月前
文字獄完美示範
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讀出開案陳詞,指將證明5人協定並意圖安排將繪本刊印、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而繪本各自本身、或互相並閱都具有全部或部分上述煽動意圖,並有意圖引致暴力或製造騷亂或混亂。 就刊物的煽動性質,控方指被告公開承認繪本是以2019年反送中運動為基礎,當時市民上街抗議,後升級為騷亂,挑戰中央及香港政府權威,故法庭應從當時政治社會背景考慮繪本性質和實際影響。控方並指控,繪本實際效應是「建立一股勢頭」,逐步向兒童和成人讀者,滲透煽動意識形態和茶毒其思想。 控方續指,3本繪本以共同主題貫穿,表面為「羊村」和「狼村」的兒童故事,實以羊和狼分別描述香港及中國/內地。繪本指羊和狼是兩類涇渭分明的物種,血緣不同、本性格格不入,屬敵對族群,實指香港居民是易受傷害的小眾,中國統治者冷血、獨裁、殘暴不仁,內地人則是流氓。 就首本於前年6月4日發布的繪本《羊村守衛者》,控方指封面顯示一排羊手挽手站在羊村外,看來堅定無畏、誓要保家衛土、對抗可怕敵人;而狼群組成的攻擊力量,勢力及實力均力壓群羊。控方指,此對抗性思想貫穿繪本,公然漠視一國兩制是香港不可或缺的部分。 控方續指,故事開首提到英國統治結束,香港居民不再享有曾經的自由,並擔心受中國內地「攻擊」,其後中國派身穿羊衫的大灰狼(即行政長官)管治香港。控方指,相關說法公然否定中國對香港的主權,漠視從沒如繪本稱有兩個國家,亦藐視行政長官產生辦法。 控方又指,繪本宣揚分離主義,把中國描繪成一個由殘暴獨裁者統治的監控國家,流氓國民對統治者既畏懼又盲目崇拜,部分人來港吞噬本地資源、消滅本土言語及使本土文化消失,損害本港居民利益。 控方指,繪本意味中國恢復對香港主權是「從四方八面入侵香港」,內地人來港定居則是「不文明者令文明者變得不文明」,該些意念醞釀甚至煽叛反中恐懼或情緒,引起憎恨或藐視中央和香港政府,亦引起永久居民與內地新移民之間的不滿或離叛。 控方又指,繪本意將《逃犯條例》描繪為將異見分子任意拘控送返內地的「惡法」,令本地居民反抗、身受重傷。雖條例最終獲撤回,但仍預示惶恐、受壓迫時代來臨,暗指中國是威脅和問題所在。而繪本最後問:「如果你係羊,你會唔會勇敢噉繼續守衛家園呢?」控方指讀者很可能受引導答「會」,亦是繪本要給出的答案,據當時社會背景閱讀,實籲讀者武裝起來持續對抗當權者。而被告或擔心不夠細心的讀者未必知道真正意思,在結尾還附上反送中運動的背景資料作解釋。 控方終指,繪本錯誤地指《逃犯條例》修訂是打壓香港異見居民的手段或工具,強行令他們失自由、被捕和被控,又歌頌「暴徒」為「勇士」,實煽惑香港居民使用暴力、持續反抗及對當權者離叛。 至於同年12月19日發布的《羊村十二勇士》,講述12隻英勇羊兒抵抗狼群,受不平針對需逃離羊村,他們坐上小船逃亡時遭大灰狼截獲並關進黑獄,羊群用盡方法拯救他們。繪本收結並問讀者:「會唔會一齊用盡辦法,堅持去幫手拯救十二位勇士?」 控方指,繪本列明每隻羊的名字和歲數,形容12名逃犯是對抗無情政權的「勇士」、被迫離開家園,是攻擊中國及香港政府施以打壓、作不合法檢控和剝奪個人自由,嚴重貶損對12人的合法逮捕、拘留和檢控,引起對中港政府和香港司法的憎恨和藐視。此外,繪本籲市民用盡方法拯救12勇士,包括向「其他動物」求助,是指外國干預本地司法屬合法,遠超對罪犯表同情或關注。 至於去年3月16日發布的《羊村清道夫》,附送貼紙「Big wolf is watching you」,講述狼群經分隔兩村圍欄上的洞(即中港邊境)抛棄垃圾,羊村清道夫努力清理,但情況每況愈下,遂罷工抗議,但反被狼群指疏忽職守、威脅處罰。繪本收結問讀者「會點樣同清道夫一齊並肩作戰,守護我哋屋企?」 繪本提及「武漢肺炎」的感染和死亡人數等,控方指數據與當時新冠肺炎一致,明顯講及新冠肺炎和醫護罷工。控方指,繪本將內地人描繪為自私、不文明和不衞生的民族,指香港爆疫源於他們有不衞生習慣,是不公平地將染疫責任歸咎內地人而非病毒,旨在深化對中國及內地人的仇恨或敵意,加劇兩地衝突。繪本提議市民發動罷工向政府施壓,對內地全面封關,實激起對政府的離叛。 除了3本繪本,控方又提及一本尚未出版的繪本《羊村投票日》,講述羊村學校每年聖誕聯歡會前均會投票挑選聖誕大餐食物,惟每隻羊學生僅有1票,狼校長一人則有100票,故每年不吃肉的羊群均會被逼吃狼校長喜歡的肉。這年有羊兒發起初選,欲團結100隻羊學生的力量「企硬唔食肉」,先選出羊群最想吃的食物,再於正式投票投選同一款食物,惟狼校長監察他們的行動,終取消聯歡會並捉走發起初選的羊兒。繪本最後提及:「羊仔們,你哋會唔會因為咁而放棄自己鍾意嘅食物?會唔會堅持唔食肉?希望唔會辜負羊仔嘅工作,有一日可以做自己鍾意嘅野。」 控方指,從黎雯齡、陳源森和方梓皓3人的手機和電腦搜得此故事的不同版本,其中最早的擬稿明確提及發起初選的為「47隻羊」。控方指,故事與35+初選案極為相似,描述羊兒參與民主過程以選出真正想要的東西,但活動舉辦者終被任意逮捕和拘留。故事的不同版本,正代表理事知道繪本有煽動意圖,同意淡化故事望得到自保,並顯示若非警方拘捕,5人均有持續意圖把串謀實行到底。
政治,時事討論
  加入部落
建立日期:2022年04月05日
政治,時事討論
你文盲看不慬標題?
建立日期:2022年04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