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毓靈 🇹🇼  ·  6個月前
馬朵莉德的傳說-戰鬥,開始(上)
與班長告別後,我回到了房間 我拿出了魔杖,用魔力的痕跡在地上畫下了一個魔法陣 這個法陣,是巫女流派使用的「精鍊」陣 精鍊,指的是將自然界中的魔力壓縮來提升自己的魔力上限及回覆魔力的動作 隨著流派的不同,使用的精鍊法也會不同 像是身為巫女的我,就是使用魔法陣將魔力自然吸引過來加以壓縮及吸收 而與巫女流派完全相反的,是女巫流派 相對於巫女幾乎可說是「隨緣」的精鍊方法,女巫流派的精鍊法十分暴力 女巫會讓一定的範圍內充滿自己的魔力,強行壓縮自然界中的魔力。而且任何一個人接近這個範圍,都會被高壓的魔力擠壓到,雖不至於被壓扁,但痠痛個三天三夜絕對是有的。那種感覺我在三年級和塔萊利妮同房時曾經體驗過,在那之後我就從此縮在房間角落直到三年級結束了。 我端坐在魔法陣的中央,開始精鍊,我放出一些較柔和的魔力圍繞在我身旁,不到三分鐘就開始有一些五顏六色的小光點圍繞在我身邊,這些就是自然界中的魔力。 在精鍊時對時間的感覺是會出現很大誤差的,當一小時後我從法陣中站起,感覺只過了一秒鐘 此時,「嘰——」的一聲,門扉輕啟,我扭頭望向,原來是艾卡回來了 他一如往常,帶著和善的笑容說:「我回來了喔。」 我應了一聲:「嗯。」然後走向我的床鋪 正當我躺上軟綿綿的床鋪,意識即將沉入夢鄉時,眼角餘光瞥見了正在畫法陣的艾卡,這才想起自己竟從未問過他一件很要命的事 我從床上跳了起來,還撞到床頭櫃,發出一聲「砰」的巨響,雖然狼狽,但至少引起了艾卡的注意,可謂是英勇的犧牲 他扭頭問道:「還好嗎?」臉上盡是擔憂的神色 我捂著頭說:「好的很,不過有件事忘了問你。你是什麼流派?」同時往自己頭上丟了個治癒術 艾卡笑了:「妳撞到頭,就只為了問我是什麼流派?哈哈,我是輔助神官流的,和妳差不多。」 神官?原來如此,神官其實就是男版的巫女,也難怪覺得他的氣息和我很像 我心念一動,又拖著艾卡講了半小時的戰略,全部都是配合他擅長使用的法術討論,然後才沉沉睡去 翌日,我張開雙眼,早晨的陽光灑進房間,應已是九點了 我換好衣服,使用瞬移術直接來到了比賽等候室,愛塔蓮娜老師正在為每個人戴上魔道具手環,也就是經由魔力運作的器具 她招呼道:「莉塔,妳來啦,快過來戴手環。」 我依言上前,她將有些大的手環環在我手腕,手環鍊與手接觸的地方魔力被逕自吸走,手環變成了適合我的尺寸,然後投影出一個藍色的長方形,上面顯示出了其他參賽者的臉、名字及一條長長的紅棒子 每戴一次,我就不禁要讚嘆一次這個魔導具的發明者,這個魔導具是專為這種班際賽、切磋賽而設計的,能夠吸取佩戴者的魔力,然後計算出這個人的血量,然後將其顯示在共通的面板上,配合相對應的法陣,還能創造出一個空間,在裡面受傷時會依照程度去扣除血量值,且離開空間後佩戴者本身不會受到任何影響,頂多會有一些精神上的疲累。 愛塔蓮娜老師是我們資優班的帶隊老師,她環顧著我們,一字一句堅定的說:「這次的比賽,儘管難度高了一點,但資優班不會輸!」所有人將手掌相疊,然後一同舉高,氣勢來到了一個高潮! 此時,傳來廣播聲:「校慶週第二場比賽,各年級資優班對上四班,請選手上台。」 於是我們一行人步下一旁的階梯,走上比賽場地。觀眾席上擠滿了密密麻麻的觀眾,皆呼喊著自己支持者的名字 我早有對策,可以利用這種情形,再進一步的提升氣勢。 我牽起了龍星的手,朝天空高舉起來:「各位觀眾,我們不會辜負你們期待的!」 聽到我說出的話,其它隊員們皆跟著大喊:「必勝!」 氣勢持續加強,而這次的班際對抗賽,也就在這節奏裡拉開了序幕……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如想第一時間看到最新篇章敬請加入https://memes.tw/t/ji32k71j4xji4ek6 或追蹤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鞏毓靈 🇹🇼  ·  6個月前
馬朵莉德的傳說-校慶週開始
在一次又一次的練習之後,總算到了校慶週。 校慶週正如其名,持續一個禮拜,在這一個裡拜中,1、2年級會擺攤,其它年級則是進行班際對抗賽 目前學校共有8個練習場,足以讓4到6年級同時比賽 現在是校慶週的第一天,我邊逛著各式的攤販,邊回想著大前天的情況...... 禮拜五最後一次練習,是自製魔法課,所以由愛塔蓮娜老師負責監督 順帶一提,她那天十分不高興,因為那一節課剛好是第一個禮拜時她與我提到的第五節課,原本是要讓大家輪流展示自己創作的魔法的,可也沒人想到這事就這麼恰恰好和校慶練習撞期了,只好往後延期 那天練習完後,我又再次聽見了傳信鴞的聲音。施了視力強化魔法往牠看去,只見牠褐色的爪子上抓著一卷黃色的紙,在我們學校裡只有比賽相關事務會用這種顏色,再加上現在的時間,沒意外應該是⋯⋯ 龍星接過了那卷黃紙,攤開後應證了我的猜想:「是賽程表。」 她化出了魔杖,將紙上的內容投影到空中 我看了看,第一場比賽是在禮拜二的下午,如果一路晉級的話,就是禮拜五的下午和禮拜日全天 因此,今天不用比賽,我可以在這裡慢慢逛攤販⋯⋯正當我這麼想著時,身體突然變得沈重,我重心不穩之下差點跌倒 扭頭一看,原來是龍星抱住了我,嘴裡還直囔著:「莉塔~好可怕喔~我超級緊張的~」 喔,是了。龍星雖然平時當班長時很威風,但其實在遇到比賽的時候很容易緊張,雖然最後往往還是把對方虐爆了。 我把班長扶起來,同時還小聲的碎念:「班長妳又來了,這次還害我差點跟地板零距離接觸!」 這個很「威風」的班長此刻正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我:「對不起嘛~」紫羅蘭色的眼眸中還開始有蓄著淚水的跡象 為了避免她在大庭廣眾之下哭起來(而且場面還很像我在欺負她),我只好先把她帶到旁邊,同時開始思考 龍星不只是我們班的班長,還是我們班所有人一致認定的服裝控,所以我思來想去,挑了一個還蠻重要且跟衣服相關的話題:「我問妳喔,妳決定好決賽要穿什麼衣服了嗎?」 但龍星仍是站在那裡哭,令我開始懷疑她到底是真的在哭,假的在哭,還是乾脆哭到睡著了? 於是我只好湊到她耳邊說:「班長,如果妳不哭了,我就給妳看我決賽要穿的衣服喔!」同時在心中暗想,這樣怎麼好像在誘拐小女孩…… 果然,聽到關鍵字,班長立刻抬起頭來……我忘了,她對服裝很感興趣,尤其是「我要穿的」服裝 她的眼睛閃亮亮的看著我,用期待的語氣說道:「好啊!莉塔的品味總是很好,我真想趕快看看!」 切!什麼品味很好,我不過就是某次買衣服的時候,被她看到我挑了幾件澎澎裙…… 但現在我是在安慰人,不好說出這種話,於是只好認命,施展一個瞬移術,帶她回我的房間 我打開了衣櫃,裡面有一套純白的衣服,這叫塑型衣。它的材質比起一般衣物來說,更容易傳導魔力,更容易改變形貌,只不過價錢也更貴…… 但,它的確是變化各種衣物的好選擇 我拿出了塑型衣,隨手又變了一個人型衣架出來,然後把衣服套在上面 我將一隻手貼在塑型衣上,一邊開始注入魔力,一邊比個「噓」的手勢說著:「別告訴其它人我要穿什麼喔。」 很快的,手上絲滑的白布開始發熱,某些部份還染上了一些顏色。隨著白布愈來愈熱,各個地方甚至出現了一些怎麼看都不是布能製成的裝飾品 最後,布料發出了一陣白光,光芒退去後,套在衣架上的已不是塑型衣,而是一套以朱紅色為整體色調的巫女服 「怎麼樣,還可以吧?」我指著巫女服詢問班長意見 「太棒了!」班長可愛的小臉上綻開了笑容 「妳開心了就好。」我猜我此時的表情就像溺愛女兒的傻爸爸一樣……雖然以體型來說,我才比較像是那個女孩 我快速的將房內物品恢復原狀,然後帶著班長回到了原本的街上 此時,她已恢復原來的樣子,對著我笑嘻嘻的說:「明天一定要加油喔!給其他人一個好看!」 我也回以微笑:「嗯,加油!」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如想第一時間看到最新篇章敬請加入https://memes.tw/t/ji32k71j4xji4ek6 或追蹤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鞏毓靈 🇹🇼  ·  8個月前
馬朵莉德的傳說-班際對抗賽前
由於班際對抗賽即將到來(大概再兩星期),因此這兩個禮拜內的課程一律改成自修,讓班上同學討論戰術 現在全班坐在臨時借來的會議桌上,資優班的班長龍星正要大家提出自己收集到的資料,但都沒什麼利用價值,龍星一昧的搖頭。 從隔壁班隱隱傳來「今年一定要打敗資優班!」的口號,聽來有些諷刺 快輪到我報告了,但我不想把那個魔法的事告訴他們 「上古預言書的書靈甦醒了」,這麼大的事情如果傳出去還得了呢! 輪到我報告時,我向他們說我今年一無所穫,班長正準備叫下一個人報告,卻聽得一個清脆男聲道:「等等!」 這是……艾卡的聲音? 艾卡慌張的說:「我……我記得莉塔有和我說過,她今年有尋到一個威力強大的法陣。」 一瞬間所有人都轉頭看向我,我搔搔頭,努力回想 「阿……好像真的有這件事。」 龍星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她趕緊吩咐一旁擔任記錄的同學記下這些,那筆記的速度快到從這兒都聽的到筆在紙上滑動的沙沙聲 之後剩下幾個同學的報告都沒什麼有用的資訊,於是最後決議採用我的計畫 於是,計畫開始 頭幾天,我先講解「青龍庇佑」的法陣以及我的計畫 在我的計畫中,我們需要派出一半的人去擾亂敵陣,給留在原地的我們爭取畫法陣的時間 也就是,到時候會有一半的人出去亂跑(騷擾對手) 剩下的人(不包括我)以我站立的位子為中心畫上青龍庇佑的法陣、一個傳送陣、以及史上最瘋狂的計畫所需用到的法陣:25個魔力輸送陣的副陣與1個魔力輸送陣的主陣 沒錯,僅靠我一人的魔力不足以開啟法陣,所以我要以我的身體為媒介,將全班26個人的魔力輸送進去 這事兒一弄不好很容易爆炸的,或是體內累積過多魔力以致發瘋 聽起來簡直就是自虐全餐,但基於某種奇怪的心理,民眾不就喜歡看這些嗎? 講解完計畫後,就是不斷的練習了 第一次練習當日,我拿著從武器室借來的長槍與其它同學一起走向訓練場。這是在這種需要事先練習的大型團隊比賽中資優班的其中一個優勢:基本上不會有人來搶練習場地的使用權 因為就算比賽即將來臨,普通班級的學生們也還是得跟著老師們的進度上課以免學期末時該上的進度還沒上完——要知道我們這所學校的課程可是很趕的 反觀資優班這方,我們上的課程已經是超前普通班級一年的了,即將畢業的六年級學長姐們更是什麼都不用做,所以因為練習漏掉幾個禮拜沒上課其實也沒什麼的 練習場設置在學院中的一片森林裡,這裡同時也是正式比賽時的場地 總共有四個區域,每一個皆用魔法營造了不同的環境,能隨時在控制台輸入魔力修改 順帶一提,基本上只要不改成太危險太誇張的環境,就是要把場地設在地底下都行 咳,離題了 龍星現在正往控制台輸入魔力修改場地,為了練習方便要改成平坦的地形 喔,所謂控制台,其實也是一個法陣 魔力注入滿的那一瞬間,法陣升起綠色的光芒,一片沙塵揚起 待沙塵消失時,練習場已經變成了一片平地 艾卡因為以前待的學校無法看到這些景象而大吃一驚 這讓我想起,他今早看到我穿這一身戰鬥服時,好像也是這個表情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如想第一時間看到最新篇章敬請加入https://memes.tw/t/ji32k71j4xji4ek6 或追蹤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鞏毓靈 🇹🇼  ·  8個月前
馬朵莉德的傳說-自制魔法與圖書館的古龍(下)
我早該發現的 那條龍投擲出的光球並沒有破壞到實質的任何東西,但卻能召喚出未成形的書靈 無法破壞實質物體卻能製造效果,這是靈質的特徵 能操控靈質、又能藏身於書中的…… 估計也只有書靈了。 也就是說,眼前這條龍是書靈,是和提朵小姐一樣的存在 而制約書靈的方式,就是說出他們的真名 不是他們替自己取的名字,是他們所化靈書籍的書名 我努力閃躲著未成形書靈們的攻擊,同時努力思考著那條龍所化書籍之名應該是叫做啥來著 有些特殊的書靈形體只有特定的書可以擁有,龍是其中之一,天上地下只有那一本書擁有龍的書靈 問題是,我好死不死偏偏忘了那本書是叫什麼 眼見越來越多的書靈湧了過來,我就快要被淹沒了 一個聲音在我心底響了起來,我立刻想了起來,大喊: 「提塔萊林書……!」 頃刻間,龍停止了動作,他召喚出的書靈們也像失去了目標一般開始遊蕩,有的甚至就直接消失了 …… 一陣沉默,我嚥了口口水,我有猜對嗎? 一會,龍開口了 「凡人,汝怎會知道吾之名諱?」 我猜對了 但不待我掰個理由出來,這條龍又兀自開始端詳我 「原來如此⋯⋯妳竟是她指定的人。」 這條龍在說什麼啊?然而我還沒反應過來時,這龍做了一個更勁爆的言論: 「凡人,妳願意與吾簽訂契約嗎?」 簽約?我?和遠古女神所持的預言書? 「……女神不會生氣嗎?」我愣了半天竟是只擠出了這幾個字 龍仰天長嘯……或許是笑?:「開什麼玩笑!妳都得到她的認可了,還擔心這個?」 「痾……好喔。」龍不應該是那種自視甚高、不允許任何人騎在自己頭上的生物嗎?還是這一條比較不正常? 龍從自己的書頁中取出了一張夾在其中的羊皮紙,我在他的指導下用血簽了名字(真痛),不知為何我覺得他似乎已經等著一個人很久了,也許我誤打誤撞成為了那個人 契約成立了,現在我是這隻書靈的主人了 不過理論上來講,這本提塔萊林書依舊是屬於這間圖書館的,因此我決定不將他帶走,而是來這裡找他 我多來了幾次後,他決定教我魔法 他給我展示了一個「青龍庇佑」的法陣,看起來複雜的很 我想過將它利用紋身魔法畫在身上使用,但它的能量太強大了,別說畫在身上,我連自己發動都沒辦法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很快的距離校慶就不到一個月了,大家也開始討論班際對抗賽了——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如想第一時間看到最新篇章敬請加入https://memes.tw/t/ji32k71j4xji4ek6 或追蹤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鞏毓靈 🇹🇼  ·  9個月前
馬朵莉德的傳說-自制魔法與圖書館的古龍(上)
今天是禮拜五,第一節課是自製魔法,這是只有資優班才有的課程,學生們每學期要發明一個魔法 這堂課我總是在每學期的第一節就通過了,因為我從還沒進入這所學校開始,就不斷的在研發自己的魔法 全班26個學生,屏氣凝神的在等待誰會跨進這間教室…… 然後,我看到一隻毛茸茸的貓耳探進教室 嗯,今年也是愛塔蓮娜老師嗎? 愛塔蓮娜老師是一名獸人族的獸法師,也就是可以使用各種動物相關法術的法師 她也算是一個神奇的老師了,因為她每年都教好幾個科目,而且一定有自製魔法,要知道教這種課程是常常需要當學生的白老鼠的 在我思考時,愛塔蓮娜老師已經走進教室,然後用她那充滿朝氣的聲音喊:「大家早啊~~」 接著,她便像往年一樣,開始解說這堂課程,但我相信大家的注意力從來都只在她頭頂那一雙搖來搖去的貓耳 五分鐘後,總算等到老師講解完課程,在老師宣佈開始活動後,我便像以前幾年一樣直接走向老師 老師也知道我要做什麼,她說:「直接開始吧。」 於是我開始在手心畫上一些陣紋,心想:反擊。 我感到我的法陣已經成形,於是我睜開眼說:「老師,請攻擊。」看到她銳利的爪子,趕緊再補一句:「請用一成力道就好。」 於是,老師從地面上躍起朝著我過來,銳利的爪子刺進我的肩膀,我感到有些疼痛,接著老師便跳回原來的位子 接下來的一秒感覺十分漫長而 我手心上的陣紋化做幾道紫光飛向我被刺傷的地方,一些橘色光芒從中飛出 那是老師的魔力 因為移除了造成傷口的魔力,所以傷口也開始自然癒合了 接著,從傷口被吸出的魔力在法陣導引下化成了老師的殘影(至少我是這樣稱呼的,因為它看起來模模糊糊的就像影子,但那其實是使用魔力時留下的軌跡) 殘影循著方才老師跳躍過來的路徑攻擊到了她,而且連傷口位置都一模一樣 接著,殘影消失,我看到她似笑而非的看著我: 「應該不只這樣吧,莉塔?」 我回以微笑:「當然。」 「老師,您印象中的反擊術是怎麼樣的呢?」 老師抱胸思考著:「我對魂系魔法研究不多,但應該也是需要法陣的吧?」 我說:「是的,但是您剛剛全程看著我,並沒有看到我在地板上畫任何法陣吧?」 我看到老師投來一個眼神,示意我繼續說 「我將法陣畫在我的手上了,我將這稱為紋身魔法。這種魔法的好處是可以使用幾乎所有魔法,且可以預先畫好法陣,避免實戰時畫法陣花費過多時間和風險。 壞處是只能使用一次、威力較低,且一次只能畫上一個紋身。」 聽到這兒,老師才滿意的說:「這才對嘛!那麼,莉塔⋯⋯五節課後,妳知道的。妳接下來打算去幹嘛?」 我說:「反正都修完課程了,接下來我打算前往圖書館⋯⋯」 話還沒說完,突然就聽到一聲巨響,老師聳聳肩:「看來有個傢伙又害自己爆炸了,妳趕快先去吧,我去處理一下。」 於是我踏出門外,準備前往圖書館 嗯⋯⋯今年早點開始為那個做準備吧(待續) #小說 #馬朵莉德的傳說 #連載中 (如想第一時間看到最新篇章敬請加入https://memes.tw/t/ji32k71j4xji4ek6或追蹤https://memes.tw/story/s/e6NXdL!)
雷霆屁哥 🇹🇼  ·  9個月前
O5精銳執行官 公子日記[3]-少女的尋根之旅(上)
2020/3/14 今天是一個很平常的一天,小雪和平常一樣,早起、上學、回家撸貓、吃飯、洗澡,然後上床睡覺,我也是,早起、上班、和別人~~打架~~切磋、回家、洗澡、吃飯、睡覺,度過再平常不過的一天...嗎?不過第二天,這個寧靜就被打破了。 第二天,小雪下課,我就在想,既然她是精靈族的,那她的生父母八成跟精靈之森脫不了關係,所以我決定帶她去位在嘉義縣阿里山鄉的全台最大精靈之森碰運氣,看能不能找到她的親人。我在向基金會和小雪讀的國小請過假之後,隔天就正式啟程。 (第二天) 「小雪,趕快去換衣服整理行李,要出發了!」我喊著,催促著她趕緊準備,我心想「已經9點了,她到底在幹嘛,光是到嘉義就要兩三個小時了,再不出發,到精靈之森的時候都要晚上了」。 她邊跑邊說:「好了,我好了」 我說:「好,走吧!前往精靈之森!」 開車開了好一段時間,快要到清水休息站時... 小雪:「爸爸,我要尿尿」 我:「呃...妳等一下,快要到休息站了」 小雪:「嗯」 終於,到了休息站,我一停好車,小雪就馬上下車奔向女廁,我看著她,想說:精靈族的都討好快阿~ 欸不是,我在想什麼,我最近都這樣,我想著想著也尿急了,就去上廁所。 (上完廁所,繼續趕路) ♪我想和你,一起闖進森林潛入海底♪ ♪我想和你,一起看日出到日落天氣♪ ♪我想和你穿過格林威治和時間飛行♪... 我:"這首歌真的很好聽,妳說對不對?" 此時的小雪已經睡著了,我看著她,露出溫柔的微笑然後繼續開車。 (過了一個小時) 我打方向燈後下了交流道,上了國道10號,不知道是因為離心力還是其他的,小雪醒了,我對她說:已經到嘉義了,應該快到了,妳再睡一下,好不好? 她說:睡飽了,不想睡了 我笑著回答:那妳要不要看一下外面的風景? 她說:都是馬路有什麼好看的 在這樣的談話中,我們抵達了目的地,精靈之森。抵達韶後已經下午5點了,我們決定直接在森林裡紮營等到早上再繼續,但是突如其來的刺客打亂了我們的計畫。 有人從樹林裡朝我們設了一箭,我馬上啟動魔王武裝.狂瀾來應對,爸小雪尖叫著,我對她說:沒關係,爸爸在這,我可是精銳執行官第一席「公子」啊!不會有事的! 我冷靜判斷情勢,使用風元素的技能探測敵人位置,然後馬上衝過去,精準打擊,在森林裡,只聽得到受傷的哀號聲和水的利刃擊中敵人的撞擊聲,過了一分鐘,打完了,結果可想而知,是我完勝。我收起武裝,走向小雪,準備抱她時,我突然感受到了殺氣,我當下立馬反應互助小雪,就算自己受傷也沒關係,但她絕對不能受傷。 襲擊我們的其中一名敵人出來說:「喔哩,迪馬斯,卡納夫,拉蒂斯」,想當然,我聽不懂。於是我擺出了一臉「蛤,妳在公三小,林北聽巄謀」的表情,我看了看她,發現她有獸耳,市獸耳娘,不,我在幹嘛?我試著用雖然不知道她能不能聽懂的國語說:「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妳會說中文嗎?」她說:「會,雖然不是很想,但人族的語言我多少會一點」她接著說:「你們是誰?來這裡幹嘛?你們知道這裡是哪裡嗎?我回答道:「當然,如果不知道的話,那我們幹嘛千里迢迢從台北來這裡?」她說:「那麼,請說明妳們的來意」,我讓開,讓她能看到小雪,她一看到小雪是精靈族的,就誤以為是我綁架了她,舉起長槍向我襲來,我立馬閃躲,然後打了她的左頸,然後她就昏倒了,我說:「雖然對妳很抱歉,但只能請妳睡一下了」 但是我大意了,我後面還有一個人,她也打了我的左頸,我很快就倒下來,在意識模糊之際,我隱約看到和小雪一樣的精靈族,然後我就失去意識了。 當我再次醒來,已經是在一處屋子裡,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我左顧右盼,看到小雪坐在我旁邊,她看到我醒來後,哭著大喊:「爸爸,爸爸!」在我懷裡一直哭,看得出來她很擔心我,不久後,一個老阿嬤...呃不,老女人來了,她說:「先生,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們沒弄清楚事情就擅自動手」我說:「沒關係,大家都沒事就好」接著她要我們跟著她,我不宜有他,就跟著走了,爬了一段樓梯,我們走到了在這個...呃,部落?很大的房間,老女人說:這裡是我們的找老議事廳,請坐。」我跟小雪都坐下了,她說:「這裡有三個老人,一個獸人族、一個矮人族、和我,精靈族。我們是這座精靈之森的長老。」我急忙鞠了躬,然後坐下。老人說:「現在,會議開始」 **下集待續** ---------- **[後記]:**這一集我其實籌配有一段時間了,從兩個禮拜前就開始籌備了,我腦中有好多點子,有很多題材等待發揮,就算這樣,我會盡量兼顧**公子任務日誌**和**公子日記**的更新的,以後這個系列的文章就不會被併到主線故事裡,更像是我自己的支線故事,而公子任務日誌就會是主線劇情向的故事,不過這兩個故事的共通點是他們都會有不同的SCP被寫進去,可能是基金會自己收錄的文檔,也可能是SCP部落裡所有梗倉用戶共同編寫的文檔。另外一個共通點就是主角都是精銳執行官「公子」,也就是我啦,嘿嘿~ 就這樣啦,我試模擬(桃連區獨有考試,全桃園和馬祖共同的會考模擬測驗)考完了,所以有比較多時間,但寒假可能是下午才有時間,因為我要去寒輔,所以可能會比較晚更新,大家下禮拜見囉! **特殊連結:**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dSkUvWV9vmaEat-KDN1gmWExH-BOAS9wwIsB-c-niDM/edit?usp=sharing
北雨彌奈 🇲🇾  ·  9個月前
此殊 第一話
進到課室我隨便找了個位置,剛坐下打開書就聽見了熟悉的聲音   “小甘露~”   我順手給了聲音的主人一拳:“說了多少次喊我大名就成......”   “啊痛!我們都這麼熟了......話說你連看都不看我,沒愛了”那個方向傳來做作的聲音。   我給了那人一記白眼,又繼續看我的書。   “陶重露你......”   “我不是抬頭了嗎?好了給我坐著,再逼逼我不介意送你一張禁語咒”   “好啦...”那人不情不願的在我左邊坐下   這個傢伙是韓迅音,我的兩個青梅竹馬之一,幻屬性天賦能力者,擅長製造使人難以察覺的幻境。   我看了一眼手錶“綽影也快來了吧”   “啊,說曹操曹操到”   “嗨~開學好”那個女孩向我們兩個打了個招呼便坐到我的對面開始滑手機   藍綽影,我的另一個青梅竹馬,雷屬性中的大神,學生會三年級小組的組長。   然而我.....從一年級到現在就沒有覺醒過,或者說發現過屬性。   真羨慕她們...   “小露?”   “啊沒事...”   正當我們聊到一半時,有位女同學走了過來   “請問我能坐這裡嗎?”   我們三人一齊抬頭,只見一個綁著丸子頭的女孩正對我們微笑。   “當然可以”   “我朋友還沒到,待會她也能坐這嗎?”   “好啊”   說著又有人進來了   “瀟瀟,原來你在這啊!她們是?”   “哦,新同學”   “你們好~”   “這樣我們就是一組了,根據慣例是要填名單的,來吧”綽影取出她在講台拿的名單。   “填好了~”   我掃了一眼名單。   表格下多了兩個名字。   四號,顏瀟鈺   和五號,秦聽雪。   “以後...就請多指教啦”   ————————————————————   —回憶結束—   “小露你幹嘛?看你發愣好半天了”聽雪在我眼前揮了揮手。   “啊!看照片呢...想到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了”   是啊...我們已經畢業三年了。   現在的我們五個進了衛隊團,負責調查有關墮靈(即墮落入魔的修士)犯罪的事件。   我們是調查部行動榜中的第三,因為都是女孩子,曾經被調侃過是五個花木蘭轉世。   我們這隊的名字,代號ZERO。   別名,零號小隊。
雷霆屁哥 🇹🇼  ·  10個月前
O5精銳執行官 公子日記[2]-執行官的工作日常
2021/9/15 今天我一如往常的送小雪去上學後去工作,我以為今天一切平安,又可以安然無恙的度過一天,直到下午4點。 下午一點,一如往常,是每週工作報告的時間,第一個進來我辦公室的,是阿傑。 (敲門聲)阿傑:"報告" 我:"進來吧" 阿傑:"這是這個禮拜的工作報告" 我:"辛苦了,這樣就可以了" 阿傑:"那我走了,掰掰,王八巧風" 我:"叫我長官或公子啦,█北喔" 我靜靜的在辦公室察看阿傑這周的工作,恩,阿傑這禮拜調查的是...**SCP-166-ARC - 少女魅魔**,我心想:這他█不是我派給他的任務吧,我明明是派**SCP-106 - 詭厄老者**給他阿,這小子,居然跑去跟SCP-166-ARC打█,我馬上就把證據交給懲戒部,之後,毓靈來了,我先跟她聊了天,順便問她跟阿傑最近的關係怎麼樣,她臉紅的告訴我最近他們開始交往。其實我有個秘密沒說,毓靈是我特地派給阿傑當同伴的,因為毓靈是基金會的花朵,而且基金會少了一點甜甜的戀愛,所以我才特地派她當阿傑的同伴,看他們能不能修成正果,恩,他們結為夫妻已經指日可待。 回歸正題,毓靈交給我她這周的工作報告後就離開了,我還告訴她阿傑這周沒有好好工作泡去跟SCP-166-ARC打█,她聽到後氣炸了,說要找阿傑算帳,太無情了,王八巧風,哭阿~ 下午四點了,一樓的櫃台突然打了一通電話給我說有一個小妹妹說要找我,我雖然很疑惑,但還是叫接待員讓她上來,結果來的人令我意外,居然是小雪,我急忙問她為什麼會來這裡,她回答說:"因為我在家裡很無聊,小花也在睡覺,我就來你的辦公室玩了" 我說:"唉,妳也真是的" 她說:"嘿嘿~" 我就讓她在我辦公室了。 晚上六點,我們吃完晚餐後,我的長官-O5-1來了 我:(起立)"長官好!" O5-1:"好" O5-1:"恩?她是誰?" 我:"報告,她是我女兒" O5-1:"你女兒?你明明連女朋友都沒有,難道她是你..." 我:"報告,她是我養女" O5-1:"喔,那就好,我以為她是你偷生的" 我:"絕對沒有這種事,長官" 小雪突然滑起抖音,滑到我站在雲林後,我不自覺跟著起舞 "我站在雲林,打魚 頭在暈,我擁有超能力,用冷水加飯菜" O5-1:"笑死,我站在雲林" 我頓時害羞了起來 小雪:"太無情了,史丹利,你真的太無情了" 我:"妳欠揍嗎?" 小雪:"下次不敢了,嘿嘿~" O5-1:"如果沒事,我先走了" 我:"長官請慢走!" 在這之後,我陪小雪寫完她的作業,晚上八點,我下班回家了,到了隔天,大家都在問小雪今天怎麼沒有來,我回家跟她說這件事,她笑著說只要我OK,她就可以到基金會玩,在那之後,小雪就變成基金會的常客了。 ----- **<後記>**:我12月有可能停更,因為我月初要段考,月底要試模擬,真的很煩,但我沒辦法逃避,只能接受,我12月會很忙,可能沒時間更新,這可能是我今年的最後一個故事,第三集可能要到2022才會出了,那就這樣啦,先預祝大家新年快樂,2022事事順遂! 阿傑啊阿傑,你這次完蛋了,毓靈的怒火是很恐怖的,我會先幫你買好塔位的,你放心。
梗倉大圖書館
  加入部落
建立日期:2021年08月14日
梗倉大圖書館
我是一個書籤
建立日期:2021年0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