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无名读者

讀取中... 檢舉
一个渴望“宏伟结局”的读者,仅此而已。
没有过多的修饰,没有任何的说辞,有的,只有‘普通’二字。
登入次數:164
來自 🌏 註冊於2021年12月

23則
發佈貼文
38個
收到讚數
3,094次
共被瀏覽

边狱公司5-36-20剧情
“我们活着到底是为了追逐什么?” 建立伟业,缔造奇迹,流唱英名? 未知的恐怖孕育于自然,它们活着并不为了撒播恐惧,它们只是遵循天性而生活,这是追逐本能的动物。 居心叵测者定下狂热的条例,将个体的生存与集体所绑定,如同庞大的机器一般卷起肆虐的狂风,他们活着,但仅成为了那锁链巨兽的细胞,失去任何一个都无足轻重。 心怀梦想者绘画愿景,颜料或为仇恨,或为求知,亦或为征服感,画布的色彩一抹加上一抹,人总会屈居于自己不想要的画卷之中。 “活着是为了追求心中的道路,既然你们找不到道路,那就我来引领你们。”年迈而疯狂的女船长曾这样向他们伸出手。 一名水手,两名水手,三名水手…… 迷茫之人跟随屹立风雨之人,以她的信念为信念,以她的理想为信仰,如野兽般追随,如器官般服从,如不合色调的颜色般斑驳而污浊,依然不知自己为何而活,却还在恐惧死亡。 ——活着也许只是为了追求那个画出自我的圆的过程,你不能抛弃你经历过的,你也不能拒绝你将要面对的。 以实玛利坐在渔船上,再次磨尖了手里的鱼叉,等待着夕阳之下那只鲸鱼跃出水面的瞬间。 活着只是为了投出那根鱼叉,聆听生命跳跃于金属之上的律动,凝视那金色日轮下仍有力跳动着的美丽心脏。 感受自己出于自身意志的选择,感受自己抛出的那份重量,感受那生命与生命之间碰撞时的鸣响, 活着本身只是为了自己而活着。 “大副以实玛利报道,此刻,您才是我的船长。”(来自b站的爱打牌的绛翎) 指引我像你靠拢的,是‘我’的愿望;选择出海的我,是因为好奇心,而不是你的执念。 至此,白鲸记——以实玛丽从此开始便完全走出了《白鲸记》,彻底投入都市这个不可预测的命运舞台。(来自b站的winBYTE) 【【边狱公司】“我知道了..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罗盘”Compass(罗盘)以实玛丽 主题曲】 心跳版本是真的不错,沉浸感拉满,可惜这个不是心跳版本。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j34y1c7ka/?share_source=copy_web&vd_source=746f2b56bf6892c66db380719faa36f1
万道无常,花开唯心;花开有时,来世再遇
暴雷警告,暴雷警告 若是有兴趣玩《opus:龙脉常歌》的读者可以暂时不要看,直到完成游戏。 该内容是由一个极度共鸣的无名读者所写的感想和剧情,再一次回顾,自身为“主角”的过往到结束。 若不惧怕暴雷的,愿你在这能找到独属于自己的故事,感动,和共鸣。 **二相无常,遇而无往。** **感谢此生,能与你相遇。** . .. ... 一个陌生的遗迹,只有他自己知道的龙脉... 第一次踏上这个地方,彷佛感受到她就在自己的旁边,进行最后的探勘。 遗憾,总会伴随一生,直到死亡。 懊悔,总会刻在内心,无法排解。 想念,总会随时间而淡化,可我不想就那样,忘记你... “艾妲...” ———— 第一次失去,是因为“自己”的不成熟,导致了大魁的死亡。 那时,尽管拼尽全力,尽管再做什么补救,大魁依然安详的倒在我的后背上。 那一次,我再一次感受到,至亲之人的离开,却未想到,之后再次发生... “李莫。” “怎么了,艾妲?” 失去大魁,且找到“万象风引所”后的一年,李莫看向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的船长——艾妲。 “拉米亚又让你去探勘了?”“毕竟我是这的船员嘛,加上你们也是我的救命恩人,这点事没关系的。” 李莫摆了摆手说道。 顿时的冷漠,哪怕是身处宇宙的红楼,也突然感到一股寒冷。 “艾妲,我会帮助你的,直到完成,然后荣归瀛海。” ... 那时的我,如果早一点发觉艾妲的想法,意图,是否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了? ... “艾妲!菈米亚昏厥了!大火无法扑灭!” 往返的时候被陨石攻击的红楼如同宇宙尘埃,慢慢化为泡影。 如果当时我与拉米亚一同赞成艾妲去往白龙,是否就不会发生那种状况... 如果我们坚持到船舰,是否就不会被艾妲抛弃... “艾妲,是...这个吗?”倒在地上的拉米亚,李莫在被隔离的地方,也就是存放花的种子的地方,找到了艾妲所说的种子。 虽然有点惆怅,但既然是艾妲说的,那不妨看看。李莫是这么想的,可他不知道... 【学名:艾妲拉姆 品名:魂芳白 花语:...】 “?!” 李莫看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大声呐喊着,却再也听不到艾妲的声音。 “请,原谅我...”那是他,最后一次听到艾妲的声音。 ———— 之后的日子里,我回到了瀛海。为了打听白龙的消息,我常往返群山。 偶尔会找到龙脉的消息,但多半都是假消息,不是白龙。 但我知道,只要我追寻龙脉,我迟早会遇见“她”。 在群山无止尽来回的时间里,日子渐过。 ... 期间,我再也没有罗素医生的消息,白牙的踪影,菈米亚的情人分手。 等我找到白龙时,已是8601年。如果用群山的恒星时间来算,约是我跟艾妲分开66年后。 “家主,对不起,就在刚刚...菈米亚嬷嬷她...” “她说,对不起,没法陪到...最后” “...我知道的,没事。” “对不起,在家主出门办大事前,跟您说这消息...” “...你,退下吧。” 即使离去,也不曾放下对艾妲的思念,或许是菈米亚最后的执念。 “菈米亚,你放心...我会帮你葬在一起。” ... “东西都准备好了吧?我们,要前往白龙了。” ———— 无编号小行星·白龙 距离红楼登陆双子星·黑龙,已是六十六年后。 一步步的,走向红楼的李莫,开始叙述了起来,彷佛艾妲就在旁边听着。 “艾妲,知道吗?菈米亚她...走的,很安详,我有好好照顾她。” 路上全是矿联废弃船,无人生还的那种。万道碑文也有部分保存完美。 “艾妲,我回瀛海后,成为了家主。” “也成功让家族重返荣耀,让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了。” 走呀,走呀,只有李莫自说自话声,拐杖的踏踏声,杂草的沙沙声,以及...孤独的回声。 一路上,看到很多花,是‘艾妲’,名为‘艾妲’的花。 “但...不管我怎么做,不管我做什么,我都无法见到你...” 老年李莫,寂寞且落寞的坐在一处大石头上。 手上的拐杖,是龙鸣仿声器,他播放了,最初相遇,为他录制的“女巫龙鸣” **【沙哑的女巫龙鸣】** “艾妲...你有成功找到你的师傅吗?” “听的到吗...艾妲...回应我...” “你还没让我看到...你家乡的花...” 泪,尽管再怎么流也无法阻止。 那个被播放的龙鸣声,似乎,发生了什么。 ... “那我演奏的时候,你也感觉得到脉动吗?” “嗯,只要专心,你演奏我都会听到。” “汜这种能量,会承载各种人的思念。” “如果你很想他的话,只要你持续追求龙脉...” **“你迟早会遇见他的。”** ... 我很像,已经遇见她,找到她了啊... “艾妲...?” 看到眼前的汜光,我追了上去。 遍地的花,散发着着思念的芳香。 “怎么,你会想看吗?”诉说着家乡花海的艾妲,眼睛的倒影彷佛是李莫在花海中。 “每天每天,都穿梭在花海之间呢…” “喔” “怎么,你会想看吗?” “一点” “才一点点?海喔 像海一样” “如果是你形容那样,会” “什么啊,这么不情愿” “不” “?” “如果是艾妲你说的,我会很想看”…… 那里一年四季,总是开满花 ... 彷佛就在眼前,彷佛不曾离去。 很怕再次失去,所以即使身体快要倒下,也依然跑了起来 “我..会很想..” “如果是你说的,只要是你说的...” 跨越巨石,即使差点滑坡,即使差点天人永隔,也止不住那长达66年的思念。 “好啊,如果有那么一天,红楼有机会旅行回我的家乡...” “我一定会带你去看看,那我心爱的地方。” “我回来了,艾妲。”就像那过去的倒影,看见了年轻的自己,与艾妲的身影。 “看到了吗?”艾妲轻声问道,李莫默默坐下。 “这里与你的家乡不同...” **一年四季,总是开满花** https://i.imgur.com/IEmBxAK.jpg 二相无常,无往而遇。 长达66年的思念,化作泪水滋润大地。 花开满地时,与君重逢日。 两人的思念跨越了时空,跨越了一切,最后,花开漫天,如日幻影。 ... ——--——--——--—— 当初老早就很想买零魂桥了,买了且玩完后心痒痒的,就买了下一作龙脉常歌,加上朋友的大力推荐,我真买了,虽然是打折买的,不久前的打折。 前期的兴奋和好奇(大魁的死,四处探索,找到万道风引所),中期的小调剂(寻找‘黑龙’),后期大刀。 当我极力待人场景,连廉价的情绪情感共鸣都用上了,虽然有些内容真的体验很差,但最后的思念,打动了我。 我何尝不是,努力追寻,属于自己的“问题”和“答案”么?即使因为寻找答案和问题,错过了很多事,甚至伤害到他人,或是被他人遗忘。 别无选择,悲伤留给过去,期许留给未来,我只能向前进,向,未知且吸引我的现在前进。 非常感谢看到这,看一个早已被遗忘的人的普通宣泄。 太乙垂怜,魂归瀛海日照 地球在上,飞向宇宙微光 二向无常,你我遇而无往 向心而生,龙脉长歌残响 缘尽,缘了,无缘可结...愿,您安好。
随性杂谈1
这里是一直冒出来又一直缩回去的原·玄缘坎离(lll¬ω¬) 嗯,人生总有起起伏伏,正巧鄙人刚上大学,需要打发打发时间,可能会写书(祈愿:你说这个谁信啊!你的信用点数早就没啦!),所以来个自我杂谈好了。 1.为什么时常写了一下子就直接人间蒸发? 答:这个吗,因为本人有拖延症,没存稿,且都是有灵感才写的。但如果是有灵感却被其他东西吸引注意力嘛...额...这个就抱歉了。 本人尽力在有生之年完本一本吧,啊哈哈(lll¬ω¬) 2.为什么感觉大多数的书都没啥能够吸引人的题材? 答:我怎么知道,我写书是凭心情和自己的意愿写的,不是为了迎合大众。不过嘛,可能没什么人会想看我的书,所以也就那样,没什么需要抱怨的。 3.在这个网站,有新认识的人或是依然和旧认识的人深交或交好么? 答:作为社恐infp,我这个人虽然在网上聊天活跃(罪偶:根据资料,您没什么在这边与别人交际啥的。),但还是没什么朋友的,嗯,应该吧(心虚)。 4.为什么写书的题材是关于“过去,未来,现在”? 答:这个嘛,是曾经一个梦,游戏,和很多的过往才让我选择挑这个贼困难又臭又长的题材来写。最初由“小空sky”这个网络昵称而诞生了很多故事,也非常感谢这个名字给我的灵感。 5.考虑和其他人合作写一本么? 答:有,但奈何一不怎么社交;二不擅长与他人交际相处一同写文;三时间可能无法与他人合作;四的话就单纯的懒;五嘛就是一同写一本,最后成品可能不怎么好,不如放弃。总结来说是有想过但不会实践。 6.为什么会经常改昵称? 答:嘛...可能每一个时期的本人会感觉哪些昵称合适,哪些不合适。不过这里倒是可以放个固定的昵称名单 别人称呼我:老白(白染墨/白柒墨),小空(小空sky) 网名:星尘空SkyInk,白染墨,被遗忘的无名读者 笔名:玄缘坎离 本名...你还想知道本名?得寸进尺了┗|`O′|┛ 嗷~~ 7.初设罪偶和祈愿怎么在其他书没什么出现了,甚至戏份删除了? 答:毕竟搭配在‘作者の话’有点水字数的感觉,不如不加,然后也删除‘作者の话’,这样观感上比较好也不会感到出戏。 ps.给不知道的人科普——罪偶(罪人的提线木偶)和祈愿(逍遥祈愿)是本人的左脑理性悲观和右脑感性乐观。不是什么”这个号是3个人经营吗“,是特殊人设哦,虽然可能之后很少或是完全没出现就是了。 8.介绍自己给看到这的人/新认识你的人 答:普通的咸鱼罢了,经常留在一片网络区域不走然后潜水摸鱼看戏开摆,就是那么简单的一个普通人罢了。 为什么说说自己放在最后呢?因为懒得介绍自己∠( ᐛ 」∠)_ 那么,下次何时见就不清楚,与其把期待放在虚无缥缈的未来,不如每时每刻都在努力期待?(? 咳咳,说错了,没事,管正来去如风也没太多人注意,也没什么关注本人。 “人山人海,皆为旅人。我不怎么会说再见,因为那意味着我不会再次于他人相见。” “那么,缘尽,缘了,无缘可结,愿你安好。” 这里是普通的怠惰网文作家玄缘坎离,下次见。
完善“未来·虚构剧场”篇章所用到的术语
1.C·O·R·E系统(全名:commander,operation,rescue,ego,指挥官自我救援行动系统) -此系统外观如一颗颗繁星凝聚在一起的巨大星象仪(初步鉴定外观,且很像一颗星球)。 -此系统配有一个自我学习的人工智能AI(已修改)。 -此系统功用为观测和维系各个“界珠”。 -此系统人工智能无法离开“被隐藏的帷幕”。 -此系统的创造者为(已编辑)。 2.INDEX组织(图鉴组织) -该组织组长为(已编辑)。 -该组织行踪隐秘。 -该组织似乎只是记录发生过的事件。 -可与该组织合作(划掉),该组织与(已编辑)有关系,终止初步合作计划。 3.虚构剧场能量 -此能量被定义为“能够让虚构的故事以某种形式’活‘了起来”(例子:二次元的故事,特摄的故事,因该能量而化为现实)。 -未查明该能量的产出来源。 4.’剧场‘管理局 -此剧场管理局的领导员为(已编辑)。 -此管理局是为了修正偏离的剧情而诞生的管理局。 -此管理局拥有一个“大型时空间跃迁器”。 -此管理局是“宏伟结局2/3”的关键之一。 5.废墟树塔 -此塔似乎有关连“过去的幽灵”。 -此塔似乎是一座外形独特的图书馆。 -此塔的持有人为(已编辑) -据其他世界民众了解,此塔类似“剧场管理局”,能够将邀请函发送到不同世界以此吸引持有邀请函者来到此塔,然后再无音讯。 -**正于此地,愿您找到想要的书……**(警告,记录系统似乎有人为入侵,请立刻检查) -**请勿靠近此塔。** 6.至理之书 -此书提出者为(已编辑)。 -此书似乎有着非比寻常的力量。 -此书是又光和(已编辑)凝聚而成。 7.光之树 -此计划发起人为A(已修改)。 -此计划已成功...? -此计划的‘光’被夺取4天能量。
完善“过去的幽灵”篇章所用到的术语
1.镜子计划(mirror project) -此计划提出者为(已编辑,无法查看被隐藏名字)。 -此计划是为了那些遭受‘黑雾侵蚀’事件而拟定的。 -提出者说出了大胆的概念。世界诸多可能性,镜子如同人们为了表现出给别人观看,何尝不是一种“ALTER”。 -为了截取那些能帮助到‘迷惘者’的可能性,于(已编辑,无法查看被隐藏时间)展开实验。 -‘受试者1’于(已编辑,无法查看被隐藏时间)成功共鸣到其他未知世界线,时间线等等的未知可能性,不过‘受试者1’因棱镜装置折射光芒的波长和频率超出受试范围而陷入‘沉眠症X’。 -此计划暂时被搁浅。 -此计划于(已编辑,无法查看被隐藏时间)再次实行,于(已编辑,无法查看被隐藏时间)成功,但实行者与“棱镜装置”下落不明。 2.棱镜装置(prism device) -此装置是为了“镜子计划”而设计。 -此装置能够矫正‘迷惘者’的可能性,大概率不会成为‘扭曲’。 -此装置也可为原先就患上‘沉眠症’的人苏醒...(已编辑,无法查看被隐藏事项) -此装置通过光的折射来引导他人的意识,同时被照射者会看到不同世界线,时间线等等的自己,也有可能获得认可并使用其力量。 -照射者若无法承受‘可能性自我诅咒’,将会患上‘沉眠症X’。 -此装置透过理论是可以实现的。 -此装置有变体,名为:棱镜装置·质点(带有星之愿(简称:星之碎片,含有个人人格性格,持有者会被影响)的棱镜装置) 3.波吉里斯粒子(Pogelis particles) -发掘者为卡特兰·波吉里斯的学者。 -此粒子是由时间粒子和空间粒子稳定组成的,波吉里斯粒子资料不详,原理不详。 -此粒子的诞生需要发生“蝴蝶效应”或“异域者侵蚀”。 -此粒子达到一定条件,将会开启时空间裂缝(暂名为‘异域之门’)。 4.时空间救生艇手环·阿特拉斯(ATLAS wristband) -缩写重组为ATLAS,其意Aboard Lifeboard Time And Space。 -提出原理和设计概念者为奥哈拉·约尔·奥休斯,完善其装置为凯·奥休斯。 -可以跨越时间,空间,时空。 -此装置是为了应对(已编辑,无法查看隐藏事项)灾难而设计。 -此装置也是参考了‘棱镜装置’部分设定和设计理念而创造出来。 5.卡巴拉生命树(tree of Kabbalah) -提出者和实践者为A(已修改) -将人格代码,魂心(个人人格性格+人造灵魂/不灭灵魂ANIMA/仿魂所组成的)以及秘魂人偶合为一体,名为Sephira。引导他们通往“宏伟结局1/3”. -此计划人员名单:(已编辑,无法查看被隐藏名单) 6.可能性之书 -经历“宏伟结局1/3”才会诞生的空白之书,作为“完整·宏伟结局”的道具之一。 7.过去的幽灵 -此为代称,称呼那些“为了宏伟结局,哪怕死亡,执念之深只为完成自己的职责”。 -也有部分人称呼背负质点通往宏伟结局者为“过去的罪灵”,犯下的罪孽直到死也无法偿还。
试试‘文字内容提供功能’,以方便在文中可能用到。
1)‘---’ 会变成分隔线 个人见解:可能是类似于我在文中的惯用伎俩分隔线?不清楚,试试看就知道了。 实验: ___试试 / ---试试 / ___试试___ / ---试试--- / ——试试 / ——试试—— 2)‘#’ 会变成一级标题 个人见解:额...看着文字描述不太懂,试试看可能就懂了吧? 实验: #试试 / #试试# 3)‘##’ 会变成二级标题 个人见解:跟上面一样的话,试试看可能就懂了。 实验: ##试试 / ##试试## 4)“**粗体文字**” 会显示粗体文字 个人见解:有时候又使用过,所以还算明白。 例子: **摆烂** 5)‘~~删除文字~~’ 会显示删除文字 个人见解:有些交友通讯软件有这效能,所以还能理解,只可惜,比较少用或是没什么用。 例子: ~~天天更新?不可能!~~ 6)‘.jpg/png/gif’ 结尾网址会显示图片 个人见解:这个我懂,但还是要吐槽...有些写文手可能觉得那个网址搭配图片对读者的观感很差之类的,或者可能只有我个人这样觉得罢了。无所谓,毕竟有图片放上来当一回图文型小说也不错之类的,可惜不会画画,没法做插图,ai画画就算了,懒 例子:‘这个就不用了,懒得放’ 7)‘```’ 当第一行与最后一行会显示程式码 个人见解:???啥玩意,这功能是为了一些需要看底沉基础代码?我不清楚,我不了解,这感觉很高大上,甘拜下风。 实验: ```试试 / ```试试``` 总结是这样,以后还有什么功能可能会在这个文章中更新,只为找到更适合自己写文的‘功能’。
(~~马甲~~)角色名字
‘卡巴拉质点’人物(幻遇事务所既定人物):星尘空(空,kether‘王冠’位),凯·奥休斯(浊,yesod‘基本的原则&根基位’),柳星宇(宇,geburah‘严厉’位),因帝斯(游悠,da'at‘知识’位),暂定(未编写) ‘自由号角’人物:白染墨(以玩家的身份,为这个世界添上自己的颜色!),逍遥道空(自在逍遥,人山人海皆为旅人~),秦天/萧天/白小天(我只是给默默无闻的旅人,所行之事只为看尽天下事,此乃本分,亦是愿望。),初梦&初心(怀着最初的梦想和保持最初的心,往那无人的道路上前行,开辟未来!),白柳影(身为罪人,可以赎罪,也可以死去,但只求....留下‘过去’,留下身影。),白无眠(游走于其他世界的无冕之王,利用自己的能力让世人忘记他的一切: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暂定(未编写) ‘无痕观察’人物:逍遥祈愿(我只是想为这个世界带来欢笑。造物者),罪偶(作家的罪孽由他的造物承受,那个只会是我。造物者);翔(自由翱翔于天际!观测者),响(将欢快的自由之声,散播于‘界珠’内~观测者) 作家/执笔者/创作者的笔名:小空Sky(曾经,笼中鸟也曾想过何谓‘自由’,它也表现出渴望自由),染墨(纯洁的白最终只会被身边的人污染。既然要染上颜色,那就来个黑中有白的墨色吧),玄缘坎离(有缘将会相见,无缘既是既定,无法改变),漆黑魅影(那暮光的影世界,存在着不被人察觉的愉悦犯),暂定(未编写/未想到) —————— 曾经有人说,将自己‘拆’成多份是为何?我的回答:可能是出于自我保护,也有可能是想让自己的内心因自我想象再一次活跃起来...真是小孩子习性,长不大。 不管缘由如何,‘我’有可能无法将碎片整合化为真正的一个‘我’;也有可能‘我’还是我,没改变,出于戏剧性而演出来的也说不定。不管怎么样,咸鱼最好当了,不用思考,望着太阳落月亮起就行。 名字会不会用到无所谓,关正‘存在’已经显现,即使被别人遗忘,但这里有过痕迹。 https://i.imgur.com/r0f9c0l.png 献上一个曾经以‘白无眠’,或是个人的想法而诞生的人设图。手握着书,宛如导演,看着自己的剧情上演。
试写(2)
“呼...呼!”世界灭亡倒计时,‘计划’失败了。最后全部都将回归于宁静...一次次的实验,一次次的失败。“这次是第110205次了,代号‘初梦’先生。“蓝发少女——星梦云,穿着实验人员的白大褂,正看着我。“‘初心’小姐可是交代我了,不能再让您继续有关‘镜子’的实验了,那会让你的性格,情绪不再稳定。”她利用了自己的权限将我所正在进行的实验给中断,并将我从01实验室带了出来。“我们知道...您这是为了赎罪,也是为了‘他们’,才继续当局外人,进行无数次的‘剧情’”她叹了声气,为我冲泡了一杯白咖啡...是家乡的味道,也是小时候的禁果...毕竟小时候不懂事嘛,喝起来觉得难喝。我随手拿起小云为我准备的咖啡,喝了起来后放下说道:“没办法,罪孽无法赎,只能背负前行,虽然中二,但我不怎么相信‘自己’了”。是啊,不被人注视者,怎么可能在乎自己的感想呢?当然我并非什么中二病末期患者,而是某个....他人将自己的美好意识分裂的‘存在’。 “...你刚才又泡在实验室里了?别那么拼啊,你死了我可是很难办的。”中央实验室的门被推开了,是初心...她也是其一,指的是精神分裂这一回事。“他亏欠星尘空,可这事与你无关才对。”“不,我是他,他却不是我...我得为他分担压力罪孽才对,哪怕这罪不是我犯的”。将手中的咖啡杯交给小云后,径直走向01实验室继续镜子实验。她挡在我的身前,丝毫不退步。“...还记得如何出现吗?你已经被他定好结局了...你这个‘不被拍入照片的摄影师’!”她大声呵斥我,她只能这样做,以达到让我放弃实验的目的...可惜,她失算了。“让开。”几乎没什么感情的表情和语气,眼泪如同雨滴般落下“你变了...你的’人性‘在逐渐消失...求你了”。 我并无理会她的哭泣,直接绕过她,然后将实验室的门物理上锁了起来。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被孤独,负面情感吞噬。我必须往前行...达到那个不被任何人理解的“他”的思考方式。有人说我疯了...其实没有,那一天...‘陨星棋子’彻底陨落,他出现了,回收了那‘11本书’。我与他们已经被他解放了...就如同道具般,被用完就丢弃。‘星XX’(由于打算用类似音译的本名,想想后放弃)...听着怪让人奇怪的,但事实就是,他是‘执笔者’,支配我们走向的‘作家’。那一天,他彻底抹除了自己所创造的书中世界,唯独留下了我...可能,我与他是一样的孤独,无趣,无人理解,无人关注。 浊,宇,天,空...他们完成了自己的故事,却在无人注意的地方,被抹除了...记得他们的,只剩下我了。卡巴拉质点被选者的故事已经完结了,他们的生命,也早就结束了...我本该想到,我们要想生存,只能需要‘存在性能力’,也就是存在感。一个故事无人关注,那它就是‘死’的;一个人无人注意,那他/她的死,注定不被人注意...多么的可怜,对吧?我继续着之前他们未完成的镜子实验,只为了让他们逃脱因无存在感,和那既定结局性而死亡,将他们的镜像体拉回来,然后逆向将他们救回。 时间,不多了...那个被我收在箱子的拍立得正在慢慢消失...而我的身体也一样,身为‘被幻想体’,当然有载体,那个拍立得...是‘他’希望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拍下整个世界。我真的....很不甘心。“喂,你那边怎么了...我这边正慢慢变得透明”初心不断的拍打着实验室的门,企图让我注意到她。“别再一意孤行了...这是,我们的既定结局。”她似乎,已经看开了,以前的她,可不是这样的,当然不排除是时间让人变了...她可是’初心‘啊,怎么能变呢? 我最终还是将实验继续下去,我看到了奇迹...不,应该说,可能性,活着的可能性!我将‘云梦之心’丢了进去...那是我与初心激活‘共鸣’且进化的武器...**保持初心,怀着初梦**。只有这样,希望才会诞生吧?望着镜子...我慢慢的消失了。 《我,异世界旅行,是个默默无闻的摄影师》(暂定结局) —————— 文笔还是不怎么好....感觉快要定性了,贼难受。 再一次,献给**保持初心,怀着初梦**之人 再一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那么...这回是纯真的自我么?故事该结束了吧?“(虽然还没开始就是了) https://i.imgur.com/hKnEKAE.jpg
试写(1)
那是一个冷清的夜晚...无星光的夜晚。办公室内只有一盏如萤火般的灯光,照耀着使用着它的人,直到消逝。我随手拿起了放在桌旁的水杯喝了起来,将视线看向了今早刚收到的信....什么年代了,还好有人寄信给我,我感到不可思议。从小到大我的喜好就是收集不同的信,曾经还被家人劝说戒掉这种习惯呢~真是怀念。我打开了信封,我知道,这是我必须面对的...过去。我将信拿了出来并阅读,微弱的月光和刺骨的寒风代表了我的心境...我默默的将信收了起来并丢向一旁的垃圾桶。“老张吗?对,是我。麻烦你帮我订一张回乡票。你要跟我一起?不了,这件事与你无关,我自己解决”。打完电话后,我将台灯关了起来,在黑暗中收拾了桌上的办公用品。那是一个下着小雨的夜晚...同时也是往悲剧结局的开始。 “你真的,要回去?”老张疑惑且惊讶的看着我,因为他知道,我是多么的厌恶有关过去的事件。老张,我的同事,嗯,无法进一步成为朋友关系的同事。他算是我的知音,他同时也算是我的开导人,我们双方算是熟却不肯成为朋友的人,因为...。“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努力正视过去,我知道那不是一个很好的回忆”他从口袋掏出一个玉佩并交到我身上。“这是我为你最后一次的祝福了...去吧,别留念这里了,对你而言不是什么好回忆...“他一直重复着这句话,直到我上了回家乡的车。 “不过是开个玩笑,你难道不能被人家开玩笑?”这句话...我本该埋藏在心底,那是一段令人不怎么愉快的回忆。越接近家乡,我越感到害怕,可能这就是近乡情怯吧?手上拿着温热的咖啡纸杯,那是唯一能带给我温暖的东西...‘唯一’。下了车才注意到,家乡并未下雨,而是难得一见的下雪,现在是6月,我很清楚‘那个地区’是绝不可能下雪,因为它处于赤道。“雪...真是令人感到不适。”我轻轻的拍打从树上掉落到身上的雪,默默前行‘家’的方向。“你的善良真是令人恶心...伪善者!”...雪的阻碍令我走的有些累了,却走到了本该被遗忘的废弃公园。那里是小时候的回忆,只可惜,我只会往前走,从来不会回望过去...如同罪孽,不会赎罪,只会背负前行。划着手机,上面的讯息多到爆炸,然而我并没有理会。休息够了就该继续前行了...我再次买了杯咖啡,苦涩的味道将我拉入回忆中。 “我们家,没有你这样的人!”...是啊,我辜负了他们的期待,**悲惨的结局并非是命运的指引,而是我心中的选择。**曾经的我多么讨厌人类,那现在的我依然不减反增。我无法理解他们,他们会哭着说自己丢了钱,也会在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笑出声来...他们似乎像表达自我,或者说通过踩踏懦弱者的自卑感来达到周围人的认同,亦或是用自己的‘伪善’来博取周围人的好感...当我没说,都是些无足轻重的琐事,**只会浪费我的精力,面对他们,同时也面对自己。**“我无法想像...你的心,还是那么纯真,即使早已接触社会险恶..这算是你给你自己最后的礼物么?”...这段话,是‘他’说的,他是谁,我不记得了,也不会想要去记得。对我而言,将自己置身事外即可,不必浪费真情对待他人...到了,往常的宁静不再,往里面看去,还能看到一堆人在大厅。我将喝完的咖啡纸杯丢进垃圾桶后,鼓起勇气进去里面。撕心裂肺的哭号振聋发聩,无情的敲打着我的耳朵;从左第二列到右数第十五列,所有的实现都投向了我。八十九根食指和八十六个喉咙,对我倾述着他们的悲伤,恐惧,憎恶与非议,不同情绪引起的问题令我窒息。他人的凝视,他人的谩骂,他人毫不掩饰的傲慢...让我更加厌恶这个地方,即使这里是我故事的开端。 灵堂上,那照片...我沉默了,身边的人放声哭泣却只有我站在那。嗯,那是我的亲人,一阵天旋地转,我看到另一个...那是我自己和被我杀的人。“我只觉得铙钹似的太阳扣在我的头上……我感到天旋地转。海上泛起一阵闷热的狂风,我觉得天门洞开,向下倾泻大火。我全身都绷紧了,手紧紧握住枪。枪机扳动了……”。我...只是看着,就像个局外人,无感情的叙述者。“大部分人总是表里不一,他们做的往往并非他们内心真正渴望的。他们都有一种群居意识,惧怕被疏离与被排斥,惧怕孤单无依靠。”可能唯独我,想要跳出这个无形的框架,不再被束缚,彻底成为一个冷眼旁观的局外人。对于旁人热情,情感逐渐消逝,对于亲人的死去,情感逐渐破碎,对于第一次错杀人...情感,再也不会存在。 人生既是喜剧,也是悲剧,同时也是个默剧。这个社会是病态的,对于我们这些彻底了解‘黑暗’的人来说就是这样。我看到自己被法律审判,被朋友背叛,以及...自我的了断。是梦还是现实,我已经分不清了。最后一次看到自己,是在一栋大楼。“雪如雨纷飞,路人皆泡影,人生如话剧,路上仅剩己”。我跳了下去,渴望着自由...渴望着解脱。我知道“我”是不会接受这样的结局,但事已至此,不愿改变。那些不愿回忆的记忆早已消散,那些我期待的剧情并未出现,仅仅只是自我解脱前的幻想。梦破碎了,如同镜子,分裂成好多不同的梦境...究竟哪个是‘我‘? “...只是太阳太刺眼了,仅此而已”。老张给的玉佩破碎了,也该...‘醒’来了。街道上的人做着日常。”医生!病人他...“”我知道了,通知家属吧...“。只有一个人,在那个雪天,如同所愿般的,彻底‘观星一日,一梦千年’了。只可惜,他无法看到‘彼岸花’,更无法做梦了。 《拥抱过去》 —————— 太难了...不太合适我写,原本已经决定好的想法最后在写的时候直接变了,太难了。 **献给保持初心,怀着初梦之人** 此文仅是练习笔文,并非真实,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那么,哭泣天使的故事,就此结束....吧?” https://i.imgur.com/XvkbT56.jpg
有关”特米瑞斯“和其他机甲的设计和设定(可能用到的)
特米瑞斯——紫霄 机甲上的透明部件(水晶)充斥暗紫色的伯基里斯粒子,可使用狂雷的力量。身上多了个名为‘陨星镰’的武器,可以与伯基里斯粒子共鸣使出‘雷怒.天罚’,此形态下机甲的基底颜色为紫色,蓝紫为辅。使用者的头发会带有点紫色。 特米瑞斯——零式 原先的机甲配色为灰主,白辅;原式的颜色则换为蓝色为主,辅为银,红。此能力将伯基里斯粒子的运用程度大大提升,还可飞行。飞行时后面会有已给”0“的模样。武器为普通的复合收纳大剑(折叠大刀)。 特米瑞斯——原始形态/原式 小米的使用记录里的最初形态,如果排除prototype(也就是零式)的话,此形态就是异域者被小米认同后统一使用的形态。此机甲黑灰色为主。形态综合数值比特米瑞斯普通着装(也就是rise up)的数值还低一倍。武器只有能源爆破手枪和普通的 特米瑞斯——洁白之翼/完全解放.洁白之翼 因小米的源代码被激发,且自身怀有”保护”的想法激发而成的形态。机甲直接大改变,头上出现特别天线(外观带有v),以白为主,蓝为辅的配色(类似数码宝贝里的奥米加兽.慈悲形态,也参考过机动战士高达里无尽华尔兹里的零式飞翼高达)。武器名为“翼”,共用27能力(未知),武器形态有剑形态的“翼-剑模式”和长枪形态的“翼-枪型”。剑为大剑,中间为镂空,可以将伯基里斯粒子注入并展示类似光束军刀的玩意(可用)。而该武器(剑模式)也可以拆下换成枪模式套件,且剑柄/枪柄下有个电缆,可以将伯基里斯粒子传输进去并使用。完全解放就只是数值上升。此机甲形态的水晶内的伯基里斯粒子的颜色为白色,象征着被净化,以及....和平。 特米瑞斯——堕落之翼 因小米在绝望且被世界恶意的控制下的形态,也是特米瑞斯——源代码被激活的分支形态。颜色为黑主,紫和红辅。拥有将所有事物化为尘埃的能力。但此形态不但消耗大量使用者的生命力,也让小米的源代码防火墙的防御大幅度降低。该武器沿用暗红色的“翼”武器为主,且枪模式改为镰模式(也就是说只有剑和镰模式),武器也有电缆,可以传输伯基里斯粒子进去并使用。水晶内的伯基里斯粒子的颜色为暗红色。 特米瑞斯——拂晓之翼 小米与使用者一心同体的状态下发动的救世形态。颜色为白为主,金和黑为辅。武器沿用暗金色泽的“翼”武器,只有剑模式。此形态飞行时有白色的“00"尾气,象征着无限。此形态可储存大量被净化的伯基里斯粒子,且可开启类似高达00的对话空间系统。武器也有电缆,可以传输伯基里斯粒子进去并使用。 ———————— 孤狼 凯与造机甲师-莲所打造的个人专属机甲。此机甲蓝色为主,银色为辅,金色为点缀。武器有手上的爪子和尾鞭刀,主武器为锤矛。诞生契机为为了不依赖小米的系统和自身的孤僻性格才创造出来。 自我-镜子 凯最后面对自己的时候所诞生的特殊机甲。 魔法少女——憎恶女王 因凯回复记忆的同时还被“始夜集团”的首领提取后得出的灵感并制造的人工智能危险型机甲。武器为...一把中间有星星,握柄粉红色的魔法少女棒。胸口处或其他地方有红心标志。(参考来源为脑叶公司/废墟图书馆的憎恶女王) 魔法少女——绝望骑士 因凯回复记忆的同时还被“始夜集团”的首领提取后得出的灵感并制造的人工智能危险型机甲。武器为围绕在旁边的四把断剑(参考来源为脑叶公司/废墟图书馆的绝望骑士)。颜色为黑,深蓝,胸口处或其他地方有黑桃标志。 魔法少女——贪婪女王 因凯回复记忆的同时还被“始夜集团”的首领提取后得出的灵感并制造的人工智能危险型机甲。武器为一个满是金黄色和带有点黑色格子的手套(铁拳)战斗。胸口处或其他地方有方块标志。(参考来源为脑叶公司/废墟图书馆的贪婪女王) 魔法少女——暴力侍从 因凯回复记忆的同时还被“始夜集团”的首领提取后得出的灵感并制造的人工智能危险型机甲。武器为一把绿为主,红为辅的锤子,还可以切换为斧模式。胸口处或其他地方有梅花标志。(参考来源为废墟图书馆的愤怒侍从) 归于虚无——虚无弄臣 凯的负面情绪与”虚无“共鸣,其将四”魔法少女“的启动卡融合为一。黑为主,白为点缀。武器为卡片,带有红心,黑桃,方块和梅花(白底黑图案)。外貌类似于小丑。(参考来源为废墟图书馆的虚无弄臣) —————— 职业-机甲师 操控机甲的人,分为两种:身穿机甲的和驾驶机甲的。 职业-科学研究员 可以自行编程机甲代码和研究古代科技造物。 职业-卡牌师 可以利用卡牌战斗,类似魔导术师,召唤师的结合体。 职业-历史学家 虽然只是找出关于世界的真相和古世纪/古文明的东西,但该职业也有战力和自保能力。
日常01篇《我与“我”的普通咸鱼日常》
**“话说...生日提醒关掉是为了什么?”** 内心,一股声音疑惑的质问我 “...麻烦,打扰到别人”我只能这样回答他 对了,在这里我将译名”翔“好了。不为别的,读音与本名像 而粗体字的不是什么幻想朋友,而是自我的对话。对,就是那种边缘人内心自我独白 **“你这样说,妾身好难过qwq”** 作为内心独白,很符合大马人人设的大概就是闷骚了(X) 虽然这样说很无礼...却也是事实,虽然只是少部分。打个比方:哪怕与外国网友或普通网友再怎么熟悉,讲话还是很斯文的;如果是与最亲近的朋友... 不说了,感觉离题了 **“那就不要说话呗“**看看,这家伙就是这样特别,虽然思想是自己的...可能我是疯子,喜欢自我对话,也喜欢自我独处,怪胎一个 **“你真不考虑给我一个模样?哪怕长得跟你一样?“** ”这道不用了。回归话题...生日,你如何看待“我很喜欢自我对话时来点哲学,但最近认知里...我说的貌似都是负面,无关哲学。修行还得加强 “怎么看待,当然是放置。毕竟以前与一个不错的网友闹翻了...就因为不给生日。不过...虽然是一片好心...算了,我就当个坏人好了” **“生日不生日与我无关,毕竟我只是与你对话的工具人...比那两个被赋予名字的不同qwq”**他说的是’罪偶‘和’祈愿‘。当初只是拿来当个笔名罢了...也罢,随风而去,随缘 **“虽然你关掉了通知,但还是有几个人跟你说‘生日快乐’了不是吗?”** “我说那个是意外,你信吗?” 今天依然是自我独处的一天,看着别人写的小说,听着守望传说的背景音乐...边隐藏自己的身份 **“搞不明白,为什么自身年龄,生日等不告诉其他人呢?你不是渴望...“** “闭嘴。“ 所以啊...有时候自我对话就是那么奇特,只有自己懂自己。 **“那啥...上完课继续写?你昨天写到一半...”** “会的,再继续说我真就决定把你关小黑屋“ 这些对话,当然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一切解释权归‘本’所有。附加:没有精神分裂,没有第二人格,只是单纯的自我对话,仅此而已——来自一个不太会与人沟通的失败者,小空sky (落笔于2月13号。所谓的生日的确过了,提升就是五。是拜五还是5号就靠想像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