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无名读者

讀取中... 檢舉
一个渴望“宏伟结局”的读者,仅此而已。
没有过多的修饰,没有任何的说辞,有的,只有‘普通’二字。
登入次數:149
來自 🌏 註冊於2021年12月


話題部落貼文 - 共 23 則
查看全部
“我们活着到底是为了追逐什么?” 建立伟业,缔造奇迹,流唱英名? 未知的恐怖孕育于自然,它们活着并不为了撒播恐惧,它们只是遵循天性而生活,这是追逐本能的动物。 居心叵测者定下狂热的条例,将个体的生存与集体所绑定,如同庞大的机器一般卷起肆虐的狂风,他们活着,但仅成为了那锁链巨兽的细胞,失去任何一个都无足轻重。 心怀梦想者绘画愿景,颜料或为仇恨,或为求知,亦或为征服感,画布的色彩一抹加上一抹,人总会屈居于自己不想要的画卷之中。 “活着是为了追求心中的道路,既然你们找不到道路,那就我来引领你们。”年迈而疯狂的女船长曾这样向他们伸出手。 一名水手,两名水手,三名水手…… 迷茫之人跟随屹立风雨之人,以她的信念为信念,以她的理想为信仰,如野兽般追随,如器官般服从,如不合色调的颜色般斑驳而污浊,依然不知自己为何而活,却还在恐惧死亡。 ——活着也许只是为了追求那个画出自我的圆的过程,你不能抛弃你经历过的,你也不能拒绝你将要面对的。 以实玛利坐在渔船上,再次磨尖了手里的鱼叉,等待着夕阳之下那只鲸鱼跃出水面的瞬间。 活着只是为了投出那根鱼叉,聆听生命跳跃于金属之上的律动,凝视那金色日轮下仍有力跳动着的美丽心脏。 感受自己出于自身意志的选择,感受自己抛出的那份重量,感受那生命与生命之间碰撞时的鸣响, 活着本身只是为了自己而活着。 “大副以实玛利报道,此刻,您才是我的船长。”(来自b站的爱打牌的绛翎) 指引我像你靠拢的,是‘我’的愿望;选择出海的我,是因为好奇心,而不是你的执念。 至此,白鲸记——以实玛丽从此开始便完全走出了《白鲸记》,彻底投入都市这个不可预测的命运舞台。(来自b站的winBYTE) 【【边狱公司】“我知道了..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罗盘”Compass(罗盘)以实玛丽 主题曲】 心跳版本是真的不错,沉浸感拉满,可惜这个不是心跳版本。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j34y1c7ka/?share_source=copy_web&vd_source=746f2b56bf6892c66db380719faa36f1
暴雷警告,暴雷警告 若是有兴趣玩《opus:龙脉常歌》的读者可以暂时不要看,直到完成游戏。 该内容是由一个极度共鸣的无名读者所写的感想和剧情,再一次回顾,自身为“主角”的过往到结束。 若不惧怕暴雷的,愿你在这能找到独属于自己的故事,感动,和共鸣。 **二相无常,遇而无往。** **感谢此生,能与你相遇。** . .. ... 一个陌生的遗迹,只有他自己知道的龙脉... 第一次踏上这个地方,彷佛感受到她就在自己的旁边,进行最后的探勘。 遗憾,总会伴随一生,直到死亡。 懊悔,总会刻在内心,无法排解。 想念,总会随时间而淡化,可我不想就那样,忘记你... “艾妲...” ———— 第一次失去,是因为“自己”的不成熟,导致了大魁的死亡。 那时,尽管拼尽全力,尽管再做什么补救,大魁依然安详的倒在我的后背上。 那一次,我再一次感受到,至亲之人的离开,却未想到,之后再次发生... “李莫。” “怎么了,艾妲?” 失去大魁,且找到“万象风引所”后的一年,李莫看向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的船长——艾妲。 “拉米亚又让你去探勘了?”“毕竟我是这的船员嘛,加上你们也是我的救命恩人,这点事没关系的。” 李莫摆了摆手说道。 顿时的冷漠,哪怕是身处宇宙的红楼,也突然感到一股寒冷。 “艾妲,我会帮助你的,直到完成,然后荣归瀛海。” ... 那时的我,如果早一点发觉艾妲的想法,意图,是否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了? ... “艾妲!菈米亚昏厥了!大火无法扑灭!” 往返的时候被陨石攻击的红楼如同宇宙尘埃,慢慢化为泡影。 如果当时我与拉米亚一同赞成艾妲去往白龙,是否就不会发生那种状况... 如果我们坚持到船舰,是否就不会被艾妲抛弃... “艾妲,是...这个吗?”倒在地上的拉米亚,李莫在被隔离的地方,也就是存放花的种子的地方,找到了艾妲所说的种子。 虽然有点惆怅,但既然是艾妲说的,那不妨看看。李莫是这么想的,可他不知道... 【学名:艾妲拉姆 品名:魂芳白 花语:...】 “?!” 李莫看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大声呐喊着,却再也听不到艾妲的声音。 “请,原谅我...”那是他,最后一次听到艾妲的声音。 ———— 之后的日子里,我回到了瀛海。为了打听白龙的消息,我常往返群山。 偶尔会找到龙脉的消息,但多半都是假消息,不是白龙。 但我知道,只要我追寻龙脉,我迟早会遇见“她”。 在群山无止尽来回的时间里,日子渐过。 ... 期间,我再也没有罗素医生的消息,白牙的踪影,菈米亚的情人分手。 等我找到白龙时,已是8601年。如果用群山的恒星时间来算,约是我跟艾妲分开66年后。 “家主,对不起,就在刚刚...菈米亚嬷嬷她...” “她说,对不起,没法陪到...最后” “...我知道的,没事。” “对不起,在家主出门办大事前,跟您说这消息...” “...你,退下吧。” 即使离去,也不曾放下对艾妲的思念,或许是菈米亚最后的执念。 “菈米亚,你放心...我会帮你葬在一起。” ... “东西都准备好了吧?我们,要前往白龙了。” ———— 无编号小行星·白龙 距离红楼登陆双子星·黑龙,已是六十六年后。 一步步的,走向红楼的李莫,开始叙述了起来,彷佛艾妲就在旁边听着。 “艾妲,知道吗?菈米亚她...走的,很安详,我有好好照顾她。” 路上全是矿联废弃船,无人生还的那种。万道碑文也有部分保存完美。 “艾妲,我回瀛海后,成为了家主。” “也成功让家族重返荣耀,让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了。” 走呀,走呀,只有李莫自说自话声,拐杖的踏踏声,杂草的沙沙声,以及...孤独的回声。 一路上,看到很多花,是‘艾妲’,名为‘艾妲’的花。 “但...不管我怎么做,不管我做什么,我都无法见到你...” 老年李莫,寂寞且落寞的坐在一处大石头上。 手上的拐杖,是龙鸣仿声器,他播放了,最初相遇,为他录制的“女巫龙鸣” **【沙哑的女巫龙鸣】** “艾妲...你有成功找到你的师傅吗?” “听的到吗...艾妲...回应我...” “你还没让我看到...你家乡的花...” 泪,尽管再怎么流也无法阻止。 那个被播放的龙鸣声,似乎,发生了什么。 ... “那我演奏的时候,你也感觉得到脉动吗?” “嗯,只要专心,你演奏我都会听到。” “汜这种能量,会承载各种人的思念。” “如果你很想他的话,只要你持续追求龙脉...” **“你迟早会遇见他的。”** ... 我很像,已经遇见她,找到她了啊... “艾妲...?” 看到眼前的汜光,我追了上去。 遍地的花,散发着着思念的芳香。 “怎么,你会想看吗?”诉说着家乡花海的艾妲,眼睛的倒影彷佛是李莫在花海中。 “每天每天,都穿梭在花海之间呢…” “喔” “怎么,你会想看吗?” “一点” “才一点点?海喔 像海一样” “如果是你形容那样,会” “什么啊,这么不情愿” “不” “?” “如果是艾妲你说的,我会很想看”…… 那里一年四季,总是开满花 ... 彷佛就在眼前,彷佛不曾离去。 很怕再次失去,所以即使身体快要倒下,也依然跑了起来 “我..会很想..” “如果是你说的,只要是你说的...” 跨越巨石,即使差点滑坡,即使差点天人永隔,也止不住那长达66年的思念。 “好啊,如果有那么一天,红楼有机会旅行回我的家乡...” “我一定会带你去看看,那我心爱的地方。” “我回来了,艾妲。”就像那过去的倒影,看见了年轻的自己,与艾妲的身影。 “看到了吗?”艾妲轻声问道,李莫默默坐下。 “这里与你的家乡不同...” **一年四季,总是开满花** https://i.imgur.com/IEmBxAK.jpg 二相无常,无往而遇。 长达66年的思念,化作泪水滋润大地。 花开满地时,与君重逢日。 两人的思念跨越了时空,跨越了一切,最后,花开漫天,如日幻影。 ... ——--——--——--—— 当初老早就很想买零魂桥了,买了且玩完后心痒痒的,就买了下一作龙脉常歌,加上朋友的大力推荐,我真买了,虽然是打折买的,不久前的打折。 前期的兴奋和好奇(大魁的死,四处探索,找到万道风引所),中期的小调剂(寻找‘黑龙’),后期大刀。 当我极力待人场景,连廉价的情绪情感共鸣都用上了,虽然有些内容真的体验很差,但最后的思念,打动了我。 我何尝不是,努力追寻,属于自己的“问题”和“答案”么?即使因为寻找答案和问题,错过了很多事,甚至伤害到他人,或是被他人遗忘。 别无选择,悲伤留给过去,期许留给未来,我只能向前进,向,未知且吸引我的现在前进。 非常感谢看到这,看一个早已被遗忘的人的普通宣泄。 太乙垂怜,魂归瀛海日照 地球在上,飞向宇宙微光 二向无常,你我遇而无往 向心而生,龙脉长歌残响 缘尽,缘了,无缘可结...愿,您安好。
这里是一直冒出来又一直缩回去的原·玄缘坎离(lll¬ω¬) 嗯,人生总有起起伏伏,正巧鄙人刚上大学,需要打发打发时间,可能会写书(祈愿:你说这个谁信啊!你的信用点数早就没啦!),所以来个自我杂谈好了。 1.为什么时常写了一下子就直接人间蒸发? 答:这个吗,因为本人有拖延症,没存稿,且都是有灵感才写的。但如果是有灵感却被其他东西吸引注意力嘛...额...这个就抱歉了。 本人尽力在有生之年完本一本吧,啊哈哈(lll¬ω¬) 2.为什么感觉大多数的书都没啥能够吸引人的题材? 答:我怎么知道,我写书是凭心情和自己的意愿写的,不是为了迎合大众。不过嘛,可能没什么人会想看我的书,所以也就那样,没什么需要抱怨的。 3.在这个网站,有新认识的人或是依然和旧认识的人深交或交好么? 答:作为社恐infp,我这个人虽然在网上聊天活跃(罪偶:根据资料,您没什么在这边与别人交际啥的。),但还是没什么朋友的,嗯,应该吧(心虚)。 4.为什么写书的题材是关于“过去,未来,现在”? 答:这个嘛,是曾经一个梦,游戏,和很多的过往才让我选择挑这个贼困难又臭又长的题材来写。最初由“小空sky”这个网络昵称而诞生了很多故事,也非常感谢这个名字给我的灵感。 5.考虑和其他人合作写一本么? 答:有,但奈何一不怎么社交;二不擅长与他人交际相处一同写文;三时间可能无法与他人合作;四的话就单纯的懒;五嘛就是一同写一本,最后成品可能不怎么好,不如放弃。总结来说是有想过但不会实践。 6.为什么会经常改昵称? 答:嘛...可能每一个时期的本人会感觉哪些昵称合适,哪些不合适。不过这里倒是可以放个固定的昵称名单 别人称呼我:老白(白染墨/白柒墨),小空(小空sky) 网名:星尘空SkyInk,白染墨,被遗忘的无名读者 笔名:玄缘坎离 本名...你还想知道本名?得寸进尺了┗|`O′|┛ 嗷~~ 7.初设罪偶和祈愿怎么在其他书没什么出现了,甚至戏份删除了? 答:毕竟搭配在‘作者の话’有点水字数的感觉,不如不加,然后也删除‘作者の话’,这样观感上比较好也不会感到出戏。 ps.给不知道的人科普——罪偶(罪人的提线木偶)和祈愿(逍遥祈愿)是本人的左脑理性悲观和右脑感性乐观。不是什么”这个号是3个人经营吗“,是特殊人设哦,虽然可能之后很少或是完全没出现就是了。 8.介绍自己给看到这的人/新认识你的人 答:普通的咸鱼罢了,经常留在一片网络区域不走然后潜水摸鱼看戏开摆,就是那么简单的一个普通人罢了。 为什么说说自己放在最后呢?因为懒得介绍自己∠( ᐛ 」∠)_ 那么,下次何时见就不清楚,与其把期待放在虚无缥缈的未来,不如每时每刻都在努力期待?(? 咳咳,说错了,没事,管正来去如风也没太多人注意,也没什么关注本人。 “人山人海,皆为旅人。我不怎么会说再见,因为那意味着我不会再次于他人相见。” “那么,缘尽,缘了,无缘可结,愿你安好。” 这里是普通的怠惰网文作家玄缘坎离,下次见。

寫作小館故事 - 共 6 則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