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ck6099

讀取中... 檢舉
一個住高雄市左營區的普通的國三生
https://discord.gg/5qUWKN5VWk
興趣:研究地圖、鐵道、都市規劃
登入次數:103
來自 🇹🇼 性別:男生 註冊於2020年10月

87則
發佈貼文
583個
收到讚數
15,964次
共被瀏覽

C-980423個人記錄-8(上篇)
在去找26969的路上,因為太過無聊,我與阿傑便開始聊天 「阿傑。」 「怎麼了?」 「我想知道⋯⋯你當初是為什麼會進入SCP基金會 當然,如果你不想說也沒關係。」 阿傑看著我思考,並露出壞壞的笑容 「那妳先說。」 切!我就知道這個傢伙不會那麼好心,什麼都不問就把事情都告訴我。 我慢慢回想起那段過往,我加入基金會的起因⋯⋯ 「那時候⋯⋯ 我的爸爸在我小的時候便過世了,但是他留下了一筆遺產給我們,再加上鄰居們也很照顧我和媽媽,因此生活過得還不錯。 但悲劇從那天開始。 某日,一位鄰居招待我們吃飯,吃飽飯後鄰居先回去了,但我和媽媽因為怕變胖,便先去附近一個靠近森林的公園散步。 唉⋯⋯倘若那時直接回去,或許現在天地間又是另一副光景吧…… 散步散著散著,突然草叢裡傳來沙沙聲響,但我們只以為是普通的小動物。 突然,一頭形似蟋蜴的生物從草叢中竄出,憑著它的利爪與尖牙,一下子就將我媽媽殺死了。 一下子,天地間風雲變色,甚至開始顛倒起來。 等我恢復神智時,手上已拿著一根染血的樹枝,而那頭巨獸雖已滿身是血,卻仍想往我的方向爬過來,生命力頗為頑強。 一股股血腥味撲鼻而來,是我的血?是它的血?是媽媽的血?⋯⋯ 亦或三者皆有? 一位身上穿著防護衣的大人將我抱起,用強力水柱沖洗乾淨 衣服,是可以洗乾淨的,身體,也是可以沖乾淨的;唯獨記憶,成了我心上的一道疤,就算用世界上最強的洗潔液也洗不掉。 沖完身體後,那個大人告訴我一些事,腦袋渾渾噩噩聽不太清楚,只聽到他們好像是收容一些奇怪東西的基金會,剛才攻擊我和媽媽的生物被他們稱做SCP-682;我知道了他們太多的事情,不想被殺人滅口就得入會。 我當時眼角餘光看著那個傢伙……,不,應該說是SCP-682被抓進他們所謂的『收容箱』,邊迷迷糊糊的答應下來。 我被682襲擊時是7歲,現在是23歲,23-7=16。整整16年,我都在接受基金會的訓練、獵捕SCP。 我的夙願只有一個,就是將所有SCP都抓起來,為媽媽報仇。」 說完這段過往,我發現自己哭了,眼淚順著手臂滑到緊握的拳頭上。 「妳講完了,那麼也該換我說了。」——阿傑用故做輕鬆的口氣這麼說 (請期待下半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