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匈Rowzka

讀取中... 檢舉
失敗品一個.

台波混血,這年頭身份什麼的無需証明吧?

目前停駐在遠東車站的虛無主義廢物.

https://twitter.com/hungary71298361
常駐,個人相關/各大社群帳號都在置頂.

Speak: zh_th, en, pl, de, ru

вы могли подумать , что я занимаюсь только тем , что страдаю знаете , вы оказались бы правы.

討厭做作的人嗎?為什麼我不能封鎖自己.
.:* Credo quia absurdum *:.

懷疑自己有思覺失調但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來自 🇳🇱 性別:多元 註冊於2019年12月
精選創作 - 共 3 份


模板發佈 - 共 9 份
查看全部

梗圖創作 - 共 180 張
查看全部

梗圖整理 - 共 85 張
查看全部

素材資源分享 - 共 51 份
查看全部

街頭字典編寫 - 共 99 個
查看全部

話題部落貼文 - 共 9 則
查看全部
"我深愛你眼瞳裡猶如白日一般清晰透澈的神色,貝加爾湖水般的深邃碧藍. 像是自由的帝雁離不開天空,在你轉頭輕蔑的看我一眼那時,我便清楚,今後我的心即只屬於你" 男孩白淨的髮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與臉上憔悴的面容起了衝突. 非常明顯的,這個男人常常以強顏歡笑和嘲諷來帶過自己內心深處的不安與寂默,他所受的那些痛苦. [白淨的房屋跟奢侈的餐食不過是那虛偽繁華的面具,正恰好戴在命運這麼一個不講信用的人身上,經過了這麼多年,他們死在外頭,而你在這裡] "喔...都來看著我墮落的嗎...?" 男孩一振不覺的整身浸泡在放滿冷水的浴缸中低語,衣物跟純白的髮被侵溼,眼神中透露著一絲無奈與絕望,半躺靠在牆邊,冷冷的盯著門口那些只有自己看的到的存在,原本懷抱希望活著的生物,他們有的死於嚴重的燒燙傷,有的死於重物壓碾與窒息,被硝煙嗆死的,被活活凌虐致死的,被迫自殺的,被謀殺的......嗯?我怎麼還活著啊? [門邊不存在的視線好似正在觀看一場完美的喜歌劇一般,無聲無息,無心無痛,又像是精神病院的抑鬱科一樣,寂靜,只留下一個絕望的人跟被抹滅的希望] "嗯...好傢伙,就是正等著我死,拖下地獄吧?" 他微微輕笑了下,雖然這裡除了可憐的男孩以外,沒有任何其餘活著的東西,至少,沒有人會回應他的問題,他知道,所有認識他的人都暗地認為他瘋了,而現在自己只是正在準備平靜的自殺,且他會稱此為自願死亡,男孩拿起了剃鬚刀刀片,那種有兩邊刃,特別銳利的刀面,曾經有多少人以自己現在這樣的方式死去,而他選擇了這個方法,諷刺的是,他怕疼 [寂靜,寂靜,跟寂靜.] "也許不是最有效率的方法但是...我這不是在肅清自己啊." 緩緩拉開兩邊衣袖,他低聲呢喃著,看著刀片,浸在水裡的那雙白淨的手,精緻的皮膚在清澈的冷水下顯而易見,他沉思著,或許這不是唯一的解決方式? [看來深度的猜測與幻想並不會長久,打消了回頭的念頭,他只是暫時放下了刀片,再次吃了幾顆鎮靜劑,隨後男孩嘗試放鬆的躺靠在浴缸邊,感受冷水滲透自己肢零破碎的身體,他將手臂舉起,離開水面,第一刀顯得僵硬,但還是劃出了不少鮮血,它們沿著手臂留下,將清澈的水染為透紅,第二刀,第三刀...] "呼..." 輕顫,靜靜的感受手腕直至整個手臂的疼痛感,微微喘息,走回頭路什麼已經不在選擇之內了,死了一條心,男孩使力往第一道傷口補了一刀,幻想著這樣一來自己就可以更加直接的面對死神,疼痛使得他全身顫抖,淚水沿著臉頰滑下,落入冰冷的水中,刀沒有第二次機會,他半身傾斜,受傷的手順著最後一絲堅持壓在水中,整個浴缸的水近乎變得像是地獄來的一般,血紅,且冰冷. [昏歇] "教父...請原諒我...." 疼痛跟暈眩感早就不在話內,他過去常常說出"如果哪一天我死了,請你要在去找一個比我更愛你的人取代我"或是"直到某一天,你可能意識到我早已死去"這類的話,但祂絕對沒有想到那一天這麼快就到來,男孩用最後的力氣吞吐出這懺悔,但沒有人會聽到,視線與知覺漸漸模糊,他可能也會害怕,也會茫然,可現在再也沒有人會知道了,黑暗跟絕望封閉了靈魂的窗口,浴缸外滿地的血水是多大的一種諷刺 [那是我離死亡最靠近的一刻...?] "喂!!!混蛋!!!!!給我醒來啊-------" [那是在這之後我所聽到的第一個聲音.] https://i.imgur.com/MTKKnPZ.jpg

寫作小館故事 - 共 1 則
查看全部

[DEBUG]

本網站為線上梗圖製作技術平台,僅提供圖片編輯技術,並不提供圖片與文字內容。所有圖片與文字均由網友提供,本站無法即時審查網友上傳內容。有發現任何問題請聯絡站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