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廢師 🇹🇼  ·  4個月前
我現在,面臨著許多問題
讓我們回到1週前(是1週前吧...?) 那時隔宿露營有選音樂,但是做為**影音創作者**的我,一定會犯一個習慣 #問版權 沒錯,我這毛病犯了 然後我還被嗆,連老師也說出讓我腦溢血的一句話 **非營利不會分紅,所以不會侵權** 聽到這句的我差點爆氣,於是我決定靜下來,不要過於衝動 事後 老師還說我太鑽牛角尖 但法律就是這樣,它就愛鑽牛角尖,除非遇到恐龍法官 然後... 我一直被叫版權哥,還一直說我 我也警告過他們 **再說一次我會跟老師講** 對一些人有用,對一些~~智X~~沒用 然而 我這人因為PTSD所以有**疑似解離**的症狀 其分成 正常意識 爆怒意識 反社會意識 淺意識操控 這四種狀態,雖然我有吃藥讓它們緩下來 但是那些智能XX的人卻還是一直踩我底線 結果 某一天我受不了 他們在聊天室(沒有女生、老師)傳智X的抖音影片(內容真的智X) 我就直接打 **果然抖音一響父母白養是真的** 然後他們就對號入座來罵我 還傳惡搞別人的肖像(肖像權警告) 然後還說這是他的,他有重用這圖片 .... **死XX還是講不聽阿,沒關係,我幫你** 一個腦海的聲音傳出 我最後留了言:「果然阿」 我便退出了 然後此時男、女生加(老師沒加的)班群恰好在吵要拉新同學進群的事 我直接關通知 結果在?小時後 我被退了,最後我還看到對話 https://i.imgur.com/2mvNI5g.jpg .... WTF 媽的我教法律還可以受到這代遇 那麽... ...... #對不起,我之後的大隊接力不會認真跑了,我也不會在幫你們講解法律,因為你們把我當成屁,此外..... #你讓我失望了,老師.... #我也對這個班失望了..... #反正我現在生病請假,我可以暫時不會見到你們這群毫無素質之人 The End.
悲靈笑骨 🇹🇼  ·  4個月前
落選.
我是一個國一學生,班上今天選幹部。 選的是正副團長,國樂團的正副團長。第一高票是團長,第二則是副團長。 我知道幾乎不會被同學選上,我知道我在術科方面因為換樂器非常不熟悉。 在這個班級幹部選舉上我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去選而已。 其實我很喜歡、很想要這個職位,不論是團長還是副團長,都好。 我們班因為有人想要不記名投票所以就這樣實施了。 這樣很好,也很不好。這樣我可以放心地投給我支持的人,相對的我不知道誰投給我。 12有11票,18有10票,我只有...9票。 就差這麼一票! 比起團長的職位,我更喜歡副團長。沒有為什麼。 我認為我有能力勝任這份工作,有些人下課跟我說他們覺得我很適合當幹部。或許吧。 但我的我認為,不是大家都認同的。 我既沒有直接的能力能勝過那些能力高於我的人,又沒有不在乎我的能力如何一昧支持我的朋友。 這樣的人可能本身就不是合當幹部吧。 --- 我看到了結果,我表面上沒有給任何反應。 其實我心裡非常難過。 那些平常跟我聊天、跟我討論作業、跟我一起交資料、跟我借文具用品的人呢? 我輸了。 這樣的一個投票,再一次的告訴我,我沒有那個能力讓人選我,也只有那些人要投給我。 很久了,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直到六年級,甚至今天,我已經國一了。 一次一次的投票,我都輸了。每次我都崩潰。 到底是為了什麼?明明知道,我註定會失敗,為什麼還要嘗試?為什麼還要對結果有期望? 唉......
動畫廢師 🇹🇼  ·  6個月前
我差點打了我媽
動畫廢師 🇹🇼  ·  6個月前
為什麽我天天被它折磨得來的是不理解
So,這件事的起源於在三年級,有點長 三年級 我在班上的成積很容易進前五,就算沒有也一定不會掉到第10以後 然而...我這個傻子幹了一件事 我媽沒很管我的成積,也沒讓我補習,因為她知道我跟同學處不好,不想讓我一直不快樂,然而 我被心理的聲音誘導 誘導著繼續進步,還有了超越別人、全班的目標 實行後,我的成積上漲了,雖然擠不進去前三,但我最低也就在前七而己 四年級--我累了 實施後的一年我被關係霸凌,我給自己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四下轉到了臺南,同時也就是我墮落的時侯 四下我的壞脾氣已經沒有很明顯,但我的地雷卻變的賊多,一碰就滅的那種,但還是有同學理解我,理解我受到的創傷造成的後遺症,因此還算普普通通 五年級--它來了 升上小五,我並沒很開心,因為自由時間被剝削,我很不爽 學業表現也開始往下掉,神奇的是,我的電腦的成積卻在飆上去,然而... **我糖成癮了** 是的,有一次我一直悶悶不樂,我媽恰好買了6入的麥香奶茶,一開始我只每天喝一罐,直到六年級 越來越糟了 小六 它真的具現化了,我們家的家庭關係已經在裂化,好幾次我一直夢到我在打人,心理的干擾越來越重,最終... 好吧,我已經開始每天喝2罐麥香奶茶了 六下還是一樣,只不過暑假我、我媽搬出去了 國一 由於經濟問題,我要做手工,好幾次的超時工作(假日最多14小時)讓我疲憊不堪,有一次在學校的學習教室要上課時 我發了脾氣 我失控了 我說著想死、不想繼續痛苦的話,老師見狀直接說今天先不上課 然而,這讓我有了自責感 老師播著音樂讓我們放鬆,但我全身已經因為在焦慮在疼痛,我倒在地上,盡可能的不哭,也在忍胸口的壓迫,拳頭不受控制的握緊,我的喉嚨有一股梗塞感 「為什麽你一個男生那麽沒用?」 一股聲音在腦海中迴蕩 我想反抗,我盡可能的反抗 但是... 我放棄了 我任由疼痛侵占我 然而 它停了 所有的症狀瞬間減輕,我一直喘氣 我該慶倖的是,那位老師也是我的晤談老師,她很懂我 「沒事了....」 「但我還不能解脫」 我這樣想著,我也注意到我的臉都是眼淚 那一次後,我的老師跟我媽談 雙方妥協後,又開始了 我的心理防線早已脆弱不堪,但她雖然減短工時卻沒改進她的情緒勒鎖 現在,我還是很痛苦,它無時無刻的干擾我,我看心理醫生又要被我媽罵 **我到底要怎麽辦...?** 此外 我很感謝這個讓我釋放的空間,雖然效果不彰就是了...
哭啊!黑暗的人生
  加入部落
建立日期:2022年06月06日
哭啊!黑暗的人生
在這裡發表你所發生的悲劇,宣洩生活中的不愉快。我們會是你的聽眾,也會是你在人生中的指路人。
建立日期:2022年06月06日